第20章 男人的反常
A+ A-

傅明修薄唇微微抿紧,黑幽幽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暴躁。他脚下用力一踩油门,车子便向着与梅姿相反的方向急驶而去。

只是约莫一会儿的功夫,黑色奔驰便调转了方向,改而向前追上不远处的沃尔沃。

黑色奔驰追上沃尔沃之后,猛地一个变道车子直直冲向沃尔沃!沃尔沃里开车的中年女子一惊,条件反射直接踩下了刹车。

黑色奔驰在沃尔沃面前停下,沃尔沃无奈被逼停。

“这人搞什么啊!”中年女子抱怨了一句,只是眼中闪过一抹无人察觉的锐利光芒。

尤访琴也是一脸疑惑,想到自己空荡荡的五脏六腑她就满脸哀怨:“这是传说中的马路杀手?”

只有梅姿没有说话,她看着面前的黑色奔驰微微蹙起柳眉。

她一眼便认出了这是刚刚被她碰瓷的黑色奔驰,傅明修的车。

黑色奔驰安安静静地挡在前方,傅明修也没有下车。

中年妇女皱着眉头,她也不愿意下去。看情况就知道那奔驰是冲着她来的,心里有鬼的她自然是不想下去。

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车后座的梅姿和尤访琴,可却没能从她们身上看出什么线索。

“叭叭叭!”

身后响起一阵阵催促的喇叭声,其中还夹杂着破口大骂的催促。

中年女子无奈,她低声对副驾驶座的小女孩说了两句话,然后才笑着对身后的梅姿两人道:“我下去看看,这里车来车往的你们就在车上等着就好,下面不安全。”

梅姿没反应,尤访琴点了点头:“好的,你也注意安全。”

中年女子笑笑,临下车的时候又看了梅姿一眼。

中年女子下车后直接走到黑色奔驰的驾驶座位置,她抬手敲了敲车窗。

车窗没有动静,安静得好似里面根本没人似的。从反光玻璃里看不清车里的情况,只能看到一张人到中年眼角下垂的脸。

中年女子眉头一皱,心里生出一股子无名的怒火。

她用力敲了敲车窗,声音提高:“开窗!”

车窗缓缓下降,傅明修冷着一张精致的脸,他看了车外的人一眼,随即掏出烟盒倒了根烟出来。

烟雾缭绕,他微微眯了狭长的眼。

看到傅明修的刹那,中年女子刚刚冒出来的火气“嗤”地一声就灭了。

她直觉面前这个男人不简单,因此她换上了一张笑脸:“这位先生,你挡了路。”

傅明修吸了口烟,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碧莎。”

“……”中年女子,也就是碧莎瞳孔剧缩,她没有说话。

傅明修也不在乎她是否有回答,他看也不看对方表情一眼,淡道:“把车上那两个人放下来,你们的事情我也不管。”

既然当地政府也不管他们,任由这个组织四处拐卖外地游客,他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

碧莎置于身侧的手握紧再松开,她总算是舒缓了表情,勉强勾勾嘴角:“先生是哪路上的人?”

“哪路也不是。”

碧莎笑了:“竟然你已经认出了我,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先生何必藏着掖着?”

“不是一路人,何必多说。”傅明修声音隐隐带上不耐:“如果你不放人,我只能找托斯要人了。”

碧莎面色一变。

托斯是他们的老大,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托斯之外,其他人都只知道他的代号。

“碧莎知道了,我现在就让她们下来。”碧莎正了脸色。

即便尚未知道对方的底细,但是起码知道这个男人不能惹。她没必要因为两个拐来的妞给组织带来麻烦,大不了再去找下一单就是了。

傅明修表情淡淡,只是静静地等着。

碧莎瞧不出什么玄机,只能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沃尔沃,她拉开车门坐进去:“你们两个下车吧。”

因为已经没了必要,所以她脸色一片冷漠,嘴唇抿紧

因为前后落差太大,前一刻笑得亲切可人的邻家阿姨下一刻就变成拉着脸的凶婆娘,尤访琴傻愣愣地反应不过来。

梅姿直接伸手将尤访琴拉下了车,她们前脚刚关上车门,后脚车子便加大油门开了去,喷了她们一头一脸的尾气。

“咳咳!这是怎么回事啊!”尤访琴带着梅姿退到路边,一脸莫名其妙。

梅姿眯起眼看向前面的黑色奔驰,那辆黑色奔驰在梅姿和尤访琴下车之后就转向开到了路边停下。

“小梅,你认识那辆车?”尤访琴发现从一开始梅姿就一个劲儿盯着前面的车看,忍不住好奇地问出声。

梅姿垂下眼:“有些眼熟而已。”

尤访琴闻言也跟着看过去,果真是越看越眼熟。猛地她瞪大眼,手指直直指过去:“这不是我男神嘛!”

总算是认出来了,梅姿有些好笑地拉下尤访琴兴奋得直抽抽的手。

她现在也有些拿不准傅明修要做什么,很明显是对方让那名中年女子将她们放了下来,她也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名中年女子有问题。

只是,傅明修是特意来救她们的?

这不可能!

梅姿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这个可能性,就傅明修对于她的厌恶,绝对不可能会为了她多管闲事。

所以她看到傅明修的车就停在了几步开外,但是她却犹豫着不敢上前。

尤访琴不是笨蛋,她也很快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她兴奋得猛地抓紧梅姿的手:“我男神是来救我们的是不是!”

“救?”梅姿挑挑眉。

尤访琴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一上车我就看出来了,那两人根本不是母女!”

哪有做女儿的那么害怕自己母亲?上车后小小的身子做得笔直,对方不轻不淡看一眼都能抖三抖。

只不过是在贼车上了,她也只能继续装傻罢了。

梅姿嘴角笑意变深:“原来挺聪明的,我以后也不怕你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只是随口一句玩笑,梅姿此刻完全想不到不久后这句话就成了真。

尤访琴斜了她一眼,随后就满地转圈圈:“我竟然被我男神英雄救美了!我现在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小梅,我头发整齐不,衣服好不好看?”

梅姿抚额,面前神神叨叨的好友已经不正常了。她尚未回话,身子猛地就被人往前一拽差点摔倒。

她勉强站住身子,人就已经被尤访琴拉到了傅明修车前。

傅明修的车窗已经完全打开,他正半靠在座位上抽烟。

“傅……傅少。”尤访琴结结巴巴地打招呼,手脚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放,只能死死地拉着梅姿。

梅姿被她不自知的力气掐得手生疼,她倒抽一口冷气,只是看尤访琴的模样只能硬忍着。

傅明修没有回话,尤访琴硬着头皮继续道:“多谢傅少救了我们!”

这回傅明修总算有了反应,他抬眼看向她们:“如果你们没有那么笨,也就没必要浪费我时间。”

“……”尤访琴闹了个大红脸。

梅姿垂着眼不说话。

她至始至终的沉默让傅明修有些焦躁,他脑海中不自觉响起梅姿之前的话。

“我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心变得更烦躁,他狠狠吸了一口烟。

虽然傅明修一副不怎么欢迎她们的模样,但是为了和男神有更多近距离相处的机会,尤访琴还是厚脸皮地开了口:“傅少,我们的行李都被丢在了小院那边的巷子里,可以麻烦你帮忙带我们过去吗?”

面对她得寸进尺的话,傅明修将手中的烟头掐灭了丢掉,一句话也不多问便道:“上车。”

两个字将原本想要拉住尤访琴的梅姿定住,她一下子睁大了一双美眸。在她的记忆里,梅霜纠缠了傅明修那么多年,却还是从来没有上过他的车。

梅姿忍不住看了尤访琴一眼,难道傅明修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难怪他会多管闲事出手救下她们。

最后梅姿和尤访琴还是上了傅明修的车,在车上兴奋过度的尤访琴缠着傅明修一个劲地说这说那,向来喜静又没什么耐心的傅明修难得地偶尔点个头应声“嗯”。

梅姿看着他们,突然想到了一个词“互补”,于是她一路上都只是低垂着纤长的睫毛掩饰眼中的情绪,没有开口说出一句话。

被男神冲昏了头的尤访琴没注意到梅姿异常的沉默,倒是开车一直目视着前方的傅明修注意到了,他无意识轻点方向盘的修长手指有些绷紧。

很快到了目的地,梅姿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尤访琴磨磨蹭蹭地不怎么乐意下车,此时她早已经忘记了肚子饿的事情。

梅姿没有理会,她自己先去了小径的拐角,心里期望能有奇迹发生。

可是,本应该乱七八糟的小径上早已经空无一物。

梅姿顿时叹了口气,这也算是预料之中的。毕竟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就算路过的人没有拿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也会处理。

她之所以来这里一趟,也不过是存着侥幸心理罢了。

“真的没了啊!”好不容易走下来的尤访琴垮下肩,很是失望。

梅姿笑笑:“这下子我们只能饿肚子了。”

尤访琴快要哭出来了,她的肚子又准备唱空城计了。

“明……傅少的车开走了?”她们更重要的事情是回到飞机场。

如果错过了飞机起飞的时间,她们已经没钱再买飞机票,那时候才是真正地流落街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