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碰瓷
A+ A-

梅姿第二天天尚未亮便拽着心不甘情不愿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的尤访琴告别了荌荌。

“梅姐姐,你们一定要现在就离开吗?我好舍不得你们。”荌荌看着梅姿等人泫然欲泣的模样。

梅姿笑笑安抚她:“这也是工作需要,下次有空我们会再来看你。”

虽是这么说,但是以着傅明修的态度,她们的友谊大概就此尽了吧。想到这里,梅姿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她还是和荌荌挺投缘的。

道完别,在傅明修出现之前梅姿就离开了酒店。

直到出了酒店,清晨带着露水的湿气扑面而来,一直上下眼皮不断打架的尤访琴才算是勉强睁开了眼睛。

“现在才几点?”尤访琴打着呵欠,声音还有些含糊不清。

梅姿看看天色,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六点了。”

“……”尤访琴皱起眉头:“我们现在去哪里?”

“买票回家。”就像是来时那么突然,梅姿一句话就决定了她们二人接下来的行程。

尤访琴点点头,将手放进口袋保暖半缩着脖子跟上。

两人今早上袭击萧浩等人的时候已经丢光了行李,现在除了口袋里的手机和钱包之外也没有什么了。

好在两人的证件都在钱包里,钱包里的现金也勉强够两人的机票钱。

梅姿买好了机票回来,就看到尤访琴坐在候机厅那里小鸡啄米。

她有些好笑,同时心里也有些感动。

她性格向来冷淡,再加上跟着妈妈居无定所,所以从小到大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大多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和尤访琴交好也算是意外,她一开始也没有怎么上心。但是尤访琴对她也算是掏心掏肺了,因为她一句话就请假出来散心,现在自己什么也没说就要回去她也没多问就跟着走了。

在梅姿恍惚之间,尤访琴因为姿势不好猛地一点头差点栽倒在地,她同时惊得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现在面前的梅姿,她揉揉眼强打起精神:“小梅?怎么了?”

“票买好了。”梅姿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九点的票。”

此时是六点半,距离启程还有两个多小时,这已经是最快的机票了。

尤访琴点点头毫无异议:“哦!”

两人说完就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待,待机厅人不多,只有几个角落坐着零零散散几个人,因此显得有些萧瑟。

“咕咕咕……”

忽然一阵响亮的异声响起,梅姿侧目,尤访琴闹了个大红脸。

昨天又累又受了惊吓晚上的时候胃口不佳,她们也就只是简单地吃了两口东西便睡下了,今早醒来才算是觉得肚子饿得慌。

梅姿低头拿出两人的钱包,找了半天还是干巴巴的两张毛票,这点钱就连一个面包都买不起。

两人都不习惯带现金,而银行卡和信用卡都在随身行李的包包里。现在包包大概还在那条小径上,更可能是被扫进了垃圾桶。

“要不我们回去看看东西还在不在?”梅姿因为傅明修的出现有些昏头,现在冷静下来了便想到办理那一堆卡也是挺麻烦的。

尤访琴摸摸肚子,很快便同意了。

两人起身离开了机场,但是出到机场门口却发现了个大问题。

她们现在身上的钱根本没办法打车回去,而机场距离她们居住的小院也算是挺远的。

两人看着面前的车水马龙有一瞬间的呆滞。

“小梅,你说这里流行碰瓷吗?”尤访琴突发奇想。

梅姿也跟着很认真地思索起来:“应该是没有国内盛行的。”

“那我上?”尤访琴双眼一亮,很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

梅姿实事求是:“他们不懂碰瓷,所以很可能就真地把你撞了。”

尤访琴面色一黯,她垮下脸:“那怎么办。”

她真的好饿。

“咕咕咕!”尤访琴肚子很应景地响了起来,她尴尬地摸摸脑袋。

梅姿皱皱眉,一狠心:“我上。”

她倒不是怕被人真给撞了,只是她本身的教养让她做不出这种事情罢了。不过现如今尤访琴因为她流落街头饿肚子,她自然不能什么也不做。

在司机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之后,她们会给他赔偿并且道歉的。

尤访琴听了她的话却是想也不想地猛摇头:“不行,还是我上吧!”

梅姿斜她一眼,口吻坚定:“我上。”

尤访琴被她难得的气势给唬住了,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梅姿已经走了上去。

既然是碰瓷,那自然得先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梅姿目测了一下不远处驶过来的车辆,最后选了一辆减慢速度慢慢靠边的黑色奔驰。

她在车辆即将停靠过来的时候几个大步走上去,作出匆匆忙忙要过马路的你模样。

“哎呀!”在距离车辆几厘米的地方她猛地栽倒在地。

事实上车辆在她栽倒的瞬间也停了下啦。

“小梅!”几步开外的尤访琴惊呼一声,她尖叫着冲了过来抱住地上的梅姿。

梅姿被那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弄得一阵耳鸣,她艰难地抬眼从尤访琴肩上看过去。

按理说现在被她选择中的倒霉蛋应该走出来了才是,可是却空无一人。

梅姿眨眨眼,她伸手拍拍身上还在演戏的尤访琴。

尤访琴抬头,梅姿对她使了个眼色。她马上明白过来,扶着梅姿一起走到车窗那里。

她一脸气愤地敲敲车窗,车窗缓缓下落,一张精致美丽的男性面庞映入眼帘。

梅姿和尤访琴同时倒吸一口冷气,两人石化在当场。

“嗯,你们先稳住供货商那边,我很快就会回去处理。”车内的傅明修一手撑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里拿着手机。

很明显他是靠边接电话的,却被梅姿碰了瓷。

梅姿和尤访琴根本不敢打搅傅明修接电话,她们傻呆呆地站着。在傅明修收线之前,梅姿总算是率先反应过来。

回过神来的梅姿第一反应就是拉着尤访琴离开,她们刚转身一直专心致志打电话的傅明修就抬头看了一眼,随后便低下头继续轻声交谈。

“小梅,你干嘛跑那么快!”被梅姿拉着急步快走,尤访琴很快便气喘吁吁了。

“你是想让你男神知道你碰瓷还是想让他知道你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梅姿看距离够远了,她停下脚步一本正经地说道。

尤访琴闻言还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无论哪一种让男神知道了都是丢脸影响印象分的事情。

“你真聪明!”她由衷地夸奖梅姿,双眼晶亮。

梅姿点点头:“嗯,那我们走吧。”

尤访琴虽心中不舍和男神偶遇的机会,但是想到梅姿的话做了亏心事的她还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现在我们怎么办?”尤访琴很苦恼,肚子饿得慌的关系才走了几步路就已经有些冒冷汗,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

梅姿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要不,再来一次?”梅姿指的是碰瓷。

尤访琴想到刚刚的出师不利,觉得最近她们两人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于是便摇了摇头:“算了吧,就我们现在这样,搞不好真一头栽车底去了。”

梅姿其实也不太想那么做了,因此她点点头:“那也好,只是……”

两人相视苦笑,干脆一起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这样子还可以节省体力……

“嗨,美女,你们是不是需要帮助?”就在两人皱着眉间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主动打招呼。

梅姿和尤访琴都有些奇怪,但是中年女子长相很慈善,笑容更是有感染力,一看便是和善热情的人。她手边还牵着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小女孩,此刻小女孩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用好奇天真的眼打量她们。

尤访琴戒心降低了些:“额……是遇到了点麻烦。”

中年女子顿时笑了,她解释道:“我也是看你们徘徊了好久,而且面色都很忧虑,所以才上来问问的。你们一看就是异国人,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得多小心。”

“谢谢提醒。”梅姿和尤访琴赶紧道谢。

这时候那个吃棒棒糖的女孩子忽然抬起来,声音稚嫩:“姐姐需要帮助,妈咪可以帮她们!”

说完她睁着纯真澄澈的眼看向中年女子,脸上有着隐隐的期待。

“好吧,妈咪听宝贝的。”中年女子笑着应和,她摸摸女孩子的头发之后才问梅姿:“请问我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吗?”

梅姿本来想说不用了,但是尤访琴却在衣服底下偷偷地扯了扯她的衣服,还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了流氓,东西都被拿来砸流氓了,现在想回去把东西拿回来。”尤访琴敷衍着解释了原因。

中年女子惊呼一声,随后摇摇头:“光天化日的竟然有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正好我有空,干脆我就送你们一程吧?”

尤访琴双眼一亮,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算了吧,多麻烦你啊!”

“哪里话,我带小孩出来散步的,正好闲着呢。”中年女子说完也不给尤访琴和梅姿拒绝的机会,她牵着孩子就去取车。

很快车子便被来了过来,银白色的沃尔沃。

梅姿和尤访琴又谦虚了几句,最后还是屈服于肚子的叫声跟着中年女子离开了。两人坐在后座,而那个小女孩则是在副驾驶座。

在车子驶离的时候,傅明修的车也正好开过来。他恰恰看见梅姿坐上了那辆沃尔沃,他眉头狠狠一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