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救她不是为了你
A+ A-

萧浩听着周边人的谈论面上笑容温和,实则心里却是在纳闷着。

傅家除了国内业务之外,国际上的商务往来也很频繁,他自己就有和傅家合作过几个项目。传闻傅家太子爷不喜娱乐城这种场所,这一次怎么会跑到这异国他乡的玩乐之所?

如果不是单纯地来玩,那么他来这里的目地是什么?说是专门来下他面子的,萧浩还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没那么大的面子。

思来想去,他也是闹不明白了,只是心里始终有些惴惴。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之间,傅明修却是站了起来:“既然没了玩的心思,我就先走了。”

“傅少才刚来就要走?萧某还未尽地主之谊好生招待一番呢!”萧浩跟着站起身。

傅明修摇摇头,接过哈桑递过来的外套披上:“下次吧。”

虽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却明白不会再有下次了。敢动他的人,那么就要有胆量承受他的怒火。

至于“他的人”范围里除了荌荌是否还有梅姿,这个就只有天知道了。

哈桑待傅明修披好外套,她便娇笑着上前轻轻挽住傅明修的手,动作带着一丝试探和讨好的意味。

傅明修眉间微不可觉地一皱,本想要将手抽回。但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改变主意改而轻搂住哈桑纤细的腰肢。

哈桑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嘴角的笑意愈发地深了。她趁机将头靠在傅明修的胸口,跟随着男人的脚步离开。

“送傅少。”萧浩对身边的人吩咐,刻意忽略掉哈桑和傅明修的暧昧。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也没了去争的心思。反正就算是争了,也会和刚刚的牌局一样注定是败局。

看到傅明修和哈桑的动作,被绑着的三个女人却是脸色不同,精彩纷呈。

荌荌本就大的眼珠子瞪得更大,好似下一秒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她大哥冷情冷性的,她从来没见过他和哪个女人这么亲密!

难道这个女人会是她未来的大嫂?可是怎么办,她不喜欢她啊,感觉就跟狐狸变的似的。

尤访琴也是痛心疾首,脸垮得好似下一秒就要飙泪。她的男神竟然有主了,还公然在她面前秀恩爱撒狗粮,还有比这个更悲惨的吗?

她明天就要爬天台!

三人中表情最正常的大概就是梅姿了,她低垂下脸颊,至始至终没有向傅明修那边看过一眼。

只是她置于身侧的双手隐隐发颤,泄露了些许心里的情绪。

直到傅明修身影彻底地消失在娱乐城门口,厅里的人才相继收回视线。

平时喧闹的大厅里陷入诡异的沉默,众人从眼角余光互相传递着信息。

“怎么办,该说什么?”

“要不咱安慰安慰萧少,这次输了不要紧,毕竟对方是傅少,能赢才怪?”

“你想死别拉上我!”

“+1!”

……

“好了,散了!”最终还是萧浩先开口,他挥挥手赶人。

于是周边围观群众一下子全部散开了,只剩下萧浩和他的手下,当然还有站在他身侧仍然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三个小女人。

“老大,她们怎么办?”一个离萧浩比较近的黑衣人上前请示。

萧浩皱眉:“出去打听傅少的住址,把她们给我送过去!”

虽然他有些舍不得到嘴没得吃就飞了的肉,但是对方是傅明修,他已经将这三个女人输给了对方,他自然是不敢赖账的。

在傅明修的刻意之下,萧浩手下很快便打听出来他的住址。当天晚上,梅姿等三人就被送到了傅明修下榻的酒店。

“傅大少,萧少吩咐我将这三人带给您。”萧浩身边特有的黑衣黑裤装扮的手下敲开房门之后恭敬地弯下腰。

傅明修还是白天那副装扮,他斜倚着门槛看也不看面前的男人,而是落在他身后被两个黑衣人看管着的三个女人身上。

梅姿她们还是白天见到的那副狼狈模样,手被反绑着,嘴里依旧塞着毛巾。

傅明修的脸色拉了下来,再也不遮掩的怒气顿时令周边气压变低,强大的气势让说话的黑衣人身子弯得更低,额间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因为担心在路上这三个女人闹腾会出问题,到时候在傅少面前闹起来更是麻烦,所以他们干脆继续绑着。

只是看面前傅大少的模样,似乎对此很恼怒。

强大的压力下,黑衣人只能硬着头皮解释:“这几个女人性子颇野,我们萧少担心她们惊扰了傅大少……”

“得了,退下。”傅明修声音不耐,根本不屑听下去。

黑衣人哪里敢多说什么,当下吩咐身后两人将梅姿她们放下,三人匆匆离开了。

待那三人离开,傅明修马上上前将荌荌的绑缚去除,最后将她嘴里的毛巾取去。

荌荌一得到自由,马上咧嘴就委屈地哭了起来,一脑袋扎进傅明修怀里,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呜呜,大哥!”

傅明修抱着怀中柔弱无骨的身子向来强硬的心柔软一片,他拍拍荌荌:“没事了,没事了。”

虽然口气一贯的平静无波,但是其中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

因为荌荌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让荌荌在那里受了这么长时间的罪。

兄妹两人温情脉脉,尤访琴和梅姿则被冷落到了一边。梅姿还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但是尤访琴就有些抓耳挠腮的了。

手被绑久了抽筋得难受,嘴巴里的毛巾再不拿出来就要下巴脱臼了,脸颊的肌肉僵硬抽疼。

“唔唔!”看到那两人将自己和梅姿忘在了脑后,要想起来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尤访琴决定自力更生。

听到尤访琴上串下跳发出的怪声,荌荌猛地反应过来。她赶紧从傅明修怀中抽身出来,手忙脚乱地帮着尤访琴和梅姿解开绑缚。

傅明修没有上来帮忙,只是在一边冷眼看着。看到梅姿两条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深深的勒痕,他眉头一皱,随后转开了眼。

但是那股子熟悉的烦躁感却从心底再次冒出来,他干脆转身先进了房间。

“抱歉,抱歉!”荌荌将尤访琴和梅姿解开之后,赶紧低头抱歉。

梅姿和尤访琴上前安慰她:“要不是你大哥,我们都还在那个变态手里,我们还得谢谢你呢。”

荌荌毕竟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见到亲人情绪奔溃暂时忘了她们也很正常。

荌荌这时想起了梅姿她们会被抓的原因,她一手拉住一个:“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现在可能已经……”

想到萧浩在小径转角想要对她做的事情,荌荌小脸一白。

梅姿和尤访琴相视一眼,很有默契地拉着荌荌转移了话题。

三个女人手拉手走进傅明修的房间,这是一个Vip总统套房,宽敞明亮。三人一走进房门,几乎是不约而同十分有默契地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没有看到哈桑的身影之后,三人同时舒了口气,虽然理由各不相同。

“我给你们定了房间,好好收拾收拾休息一下。”傅明修在荌荌走进来后递给她三张门卡匙。

荌荌一眨眼后伸出手接过,却只是拿了一张门卡:“我们一起睡。”

傅明修微不可察地皱皱眉,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手收回了另外两张门卡。

面对荌荌的亲近,梅姿和尤访琴也没有异议,三个女人便跟傅明修道别离开。

傅明修给她们预订的房间就在傅明修旁边,因此梅姿等人直接出门就打开了另一间房门走了进入,和刚刚傅明修那里一模一样的摆设布局。

三人轮流洗个澡后一起躺在床上说话,因为这一天实在是太过劳累和紧张,如今精神松懈后尤访琴和荌荌很快睡了过去。

梅姿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明明身体很疲惫,但是精神却好的不得了。

脑里一会儿是今早和傅明修在小径上的纠缠,一会儿是荌荌被萧浩按在墙壁上的样子,一会儿却又变成了哈桑和傅明修亲密相依的模样……

梅姿心一紧,她在心里叹口气后便轻手轻脚地起了床。随意披上一件外套,她打算到阳台吹吹冷风,清醒一下混沌的脑袋。

谁知道,她刚推开阳台的门一抬眼就看到了刚刚一直在脑海里不肯放过她的美丽面容。

她们的房间和傅明修的房间也不过是一墙之隔,但是梅姿却不知道两间房的阳光竟然隔得这么近,甚至于只要一跨脚就能翻过去。

傅明修独自现在他那边的阳台上,一只手拿着酒瓶,一只手端着高脚玻璃杯,玻璃杯里红色的液体在月光下泛起阵阵涟漪,映射着想傅明修精致立体的面容简直美丽到令人窒息。

梅姿呼吸一窒,脚步顿了顿。

傅明修已经听见声响看了过来,看到身着睡衣披着外套的梅姿,他微微眯起眼睛。

梅姿在看到傅明修的刹那就想离开,可是对方已经看见了她,此刻如果她转身就离开不仅不礼貌,而且还显得很刻意。

想了想,梅姿硬着头皮走到阳台。

不过,她选择了离傅明修最远的角落站着。

傅明修看了看她的动作,他没出声却是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不是故意来找你的,我只是睡不着想出来吹吹风。”原本静默无声的梅姿忽然开口。

傅明修拿着酒杯的手一僵,他想起了今早上梅姿的话。

“我以后都不会缠着你了……”

他本来想要再倒一杯酒的,现在却忽然没了心情,他干脆将手里的酒杯丢到一边。

“还有,我救荌荌我不是因为你,就算那人不是荌荌,不是我认识的人,我也会救的。这跟你没关系,我没有打算利用救荌荌来纠缠你。”梅姿虽然是和傅明修说话,但是并没有老向男人,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对面高处的某一点。

“说够了?”傅明修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比夜晚的凉风还要寒凉。

梅姿一怔,但还是马上点了点头。

“那就滚。”男人的声音有些飘渺,好似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

梅姿默了一下,她没有说什么便安静地离开了。

看到梅姿离开,傅明修烦躁更甚,他想要到一杯酒喝却发现自己已经丢掉了玻璃杯。

“啧!”低声骂了一句,他干脆直接将手中的红酒瓶子举起,对着嘴巴直接灌了下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