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赌
A+ A-

很快,萧浩让人更换的桌子便到了。

两个黑衣人扛着桌子,而他们身后则跟着一个与小赵打扮差不多的男子。同样的身着白西装白西裤,手上带着一双洁白如雪的手套。

唯一不同的是,他胸前别着名字的牌子是金色镶边的,而小赵是银白色。

这里的发牌官根据资历和手技有不同的价格,金色是资历最久同时手技也是最好的发牌官,银白色则次之。

两名黑衣人手脚麻利地将傅明修和萧浩身前的桌子撤掉,然后将新的重新端端正正地摆上,之后便鞠着躬恭敬地退下。

新的发牌官两步上前在桌子中央的位置站定,他温文而恭敬地站着,垂着眼睛,双手至于身前。

“这是我这里最专业的发牌官,你意下如何?”萧浩看着傅明修,一边说着一边将面前的酒水一饮而尽。

傅明修始终表情淡淡:“客随主便。”

萧浩被噎了一下,他扯扯嘴角:“那就好。”

坐在傅明修腿上的哈桑原本正在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指头,看到萧浩吃瘪的样子,她嘴角带着愉悦地微微翘起。

刚刚萧浩意在显摆和威慑,没想到傅明修淡淡一句话就将他挡了回去。

你是主我是客,你说好我还能说什么?就算是你故意找来动手脚的,我也只能认亏。

哈桑听得懂了,周边人精似的不在少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当下变有人出声:“这发牌官我们这里谁不知道,出了名的公正,手技更是一绝!”

他一出声,周边围观的人便纷纷出言附和。

他们在这里本就是上赶着巴结萧浩的,有机会自然马上会表现。

萧浩看了他们一眼,很快转移视线到傅明修身上。

傅明修泰然自若,好似根本听不见周边人的议论之声,更是没有多想的意思。反正他们也没有挑明了说,他装作听不懂他们也无可奈何。

萧浩在傅明修踏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如今和他相处了这么久却愈加发觉这个男人的深沉,完全让人看不透。

他心中提防的同时也有些不悦。

“打牌。”萧浩收回打量的眼,对新的发牌官打了个手势。

发牌官弯了下腰,然后才拿起牌开始洗牌。

第一局,萧浩输。

第二局,萧浩输。

第三局,萧浩输。

第四局,萧浩输。

第五局的时候,萧浩终于坐不住了,他紧抿着唇,面色自己出现显而易见的不愉。

到现在,他已经输给了傅明修几千万的银子。

但是,让他恼恨的不是这个,虽然数额看起来很大,但是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

让他恼恨的是,他刚刚折腾了这么一回,换了桌子还换了发牌官,可是依旧是败势。

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其中有问题,但是谁也看不出来问题在哪里。

萧浩的神情变化完全落入傅明修的眼里,他微微垂下眼,下巴在哈桑金发上轻轻动了动。

在傅明修摩挲着哈桑的长发时,哈桑忽然凑到男人耳边低语了两句。傅明修微微侧头认真地倾听,听完后他也俯身在哈桑耳边回了几句。

哈桑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萧浩看着面前两人的互动觉得碍眼极了,心里好似有千万的猫爪在抓挠着一般。

他有些不是滋味,便似笑非笑地开了口:“看来这位先生很得哈桑的心啊!”

“你情我愿罢了。”傅明修没有多说,口吻淡漠。

哈桑却是娇柔一笑,她向傅明修的方向偎近了些,头轻轻靠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面上表情甜蜜。

她用行动回答了萧浩的话。

萧浩控制不住来了句:“美人关英雄冢。”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话里酸不溜湫的味道,大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思。

因此,他很快续道:“可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萧浩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人物,看来你我也是同道中人!”

这话是对傅明修说的。

一直表情淡淡不动声色的傅明修听到这句话却是抬了眼,他嘴角一勾:“你我是不是同道中人,还得看下去才知道。”

说完,他忽然伸手将身上的哈桑一抬,让她往面前的桌子上坐下:“加注!”

萧浩眉头一动,他下巴抖了一下,随后抬起眼。

被当做赌注的哈桑一点也不惊讶,她将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微微交叠,选了个舒适的位置坐好。

萧浩一挑眉,目光在哈桑裸露在短裙外的长腿上凝了下:“你倒是镇定。”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我信他。”哈桑回道,笑得云淡风轻。

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萧浩面上肌肉抖了抖,看了看面前的筹码,他对着身后站着的黑衣人招招手。

黑衣人上前恭敬地弯下腰,耳朵凑近萧浩。

萧浩低声在黑衣人耳边交代了几句,声音很小,坐在对面的傅明修完全听不到。

黑衣人领命后很快就退下了,不到一分钟他和另一个黑衣人一起走进来,他们中间压着一个女子。

待走近了,傅明修便认了出来。

是梅姿。

她的身上有些狼狈,头发也有些凌乱,嘴里被塞着毛巾说不了话。

她看到坐在大厅的傅明修,顿时一双美眸瞪大,动作也一顿。

“快走。”眼见她动作停了下来,她身侧的黑衣人低声催促。

梅姿没有反抗,她垂下眼顺从地在黑衣人的带领下走到傅明修对面,在萧浩身侧站定。

“我也加注。”他口吻平淡。

傅明修看了梅姿一眼便转过头,眉头微微一皱。

周边的人只当他对梅姿不满意,但是梅姿却一清二楚那是不耐烦的意思。

难道自己没有如约滚出这个小镇子,男人生气了?梅姿有些无奈。

在众人打量梅姿的同时,哈桑也从头到脚将梅姿挑剔了一遍。

她不悦地抿嘴:“萧浩,在你眼里我就跟这种货色一个样?”

众人听了她的话,都是表情微妙。

依然是不可能一样。

梅姿长得美,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再加上那一身空灵沉静的气质,要真比起来她还真不输哈桑。

但是她现在不是梅姿而是梅霜。

面上厚重得过分了的底妆掩盖了她如瓷一般平滑的肌肤,浓重的眼妆完全掩盖了她眉眼的精致,更是将其中的灵性完全遮掩。

现在的梅姿对上性感尤物哈桑,大有班门弄斧,贻笑大方的模样。

萧浩显然也很快反应过来,他笑着表达惬意:“是我顾虑不周,自然是比不得的。”

说着他对黑衣人打了个手势,黑衣人马上领命再次退下。

在黑衣人退下之后,萧浩频频看了哈桑好几眼。他总觉得今天的哈桑和他认识的哈桑有些不同。

哈桑虽然是著名的艳星,但是个性却十分偏执,平时洁身自好,不管是钱还是权,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也是挥金如土的萧浩那么久了也泡不到哈桑的原因。

这样自尊自爱的女人,现在竟然愿意成为男人手里的赌注,还对自己的身价评头论足,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萧浩沉思的空挡,黑衣人又带着两个同样狼狈的女子走上来。她们和梅姿一样被反绑者双手,嘴里也塞着毛巾。

是荌荌和尤访琴。

“哈桑,现在满意了吗?”萧浩让黑衣人将荌荌两人带到梅姿身侧,他笑着询问哈桑。

哈桑妩媚地打了个呵欠后挥挥手:“勉强。”

这两个女人都是姿色优异的大美人,特别是荌荌,面容精致得好似人间精灵。

单从美貌来说确实是够分量了,甚至还超了,但是谁叫哈桑有国际巨星的光环加身价,同时还是萧浩的窗前明月光呢!

荌荌和尤访琴看到傅明修,两人同时瞪大眼。

傅明修目光落在荌荌身上,神情冷淡,表情陌生凉薄。

荌荌马上低下了小脑袋,再没有一丝动静。她和傅明修默契十足,马上明白现在的情况。

“打牌?”萧浩看向傅明修,放在桌下的手却已经握紧。

走了这么多局,这最后一局没开始他就已经看到了败势。刚才做这么多,也不过是熟人不输阵罢了。

傅明修平淡地点点头,发牌官便开始发牌。

两张底牌,萧浩看了一眼,一张方块二一张红桃Q。

很一般。

他抬眼老向傅明修,那边傅明修也已经看了牌。他想要从男人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是很快发现这是徒劳。

傅明修脸色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

“加。”萧浩声音力持平稳。

傅明修没有意见。

发牌官继续发牌,这一次萧浩是方块Q,他的脸色总算有些和缓。

第三张,黑桃Q。

萧浩眉毛一挑,他再次老向傅明修。

“开?”傅明修语调微杨。

萧浩马上收起微勾的嘴角,他耸耸肩:“那就开吧。”

虽然牌势很好,但是依旧会败。他心里很明白,萧浩将手中的牌丢了出去。

傅明修同时翻来面前的牌来。

四个A。

在傅明修牌打开的瞬间,周边顿时响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抽气声。

果然。

萧浩闭闭眼,他调整了表情,露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认赌服输,还未请教先生名字?”

现在总算想起来要问名字了,这是打算秋后算账?哈桑好笑。

傅明修修长的手面前桌子上交叠:“傅明修。”

这话一出,萧浩猛地瞪大眼,随后他才缓缓在脸上拉出一个笑脸:“原来是傅大少,幸会幸会,刚刚是萧某有眼不识泰山。”

“难怪出手就这么大。”

“人人跪舔的哈桑会跑去跪舔的,大概就只有傅家大少了。”

……

周边议论声此起彼伏,傅明修毫不在意。他今天开的目的,本就是只有带走荌荌。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