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抽烟不好
A+ A-

梅姿想要远离傅眀修躲回去,但是半道上却还是远远便看见男人等在那里。

傅眀修站在一丛灌木之前,指尖夹着一根香烟。他深吸一口,随后将燃着的烟头在一颗灌木之上抖了抖,掉下一小截的烟灰来。

梅姿即便离他有将近两米远,但是那股子熟悉的香烟味似乎还是在鼻尖挥之不去。

她不禁想到八年前的那段对话。

“抽烟不好……”

“我以后不抽了。”

苦苦一笑,她当时竟然天真地相信了他的话。

两人自从结婚之后见面不多,梅姿也没有看到傅眀修在她面前抽烟。只是每一次男人粗暴地惩罚她时,她总能从他身上闻到一股子烟味。

梅姿是厌恶烟味的,总觉得那味道难闻刺鼻。但是渐渐地,她竟然开始习惯了那味道,觉得烟味混着傅眀修特有的清新好闻的味道之后更是致命地吸引人。

没救了。

梅姿不免自嘲。

她站着恍惚之间,那边的傅眀修已经看见了她。但是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地接着吞云吐雾。

梅姿其实是想要逃跑的,但是男人看见了她。这里只有一条路,她不想要碰见男人就只能向后走。

可是她不敢。

男人摆明了是在堵她,她就这么掉头就走,依着男人的脾气肯定会发火。而傅眀修发火,第一个倒霉遭罪的肯定是她。

所以梅姿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

短短的一段路,不过是几步的距离,但是梅姿愣是磨蹭了将近好几分钟还是没有走到。傅眀修显然耐性渐失,他猛地蹙起眉间看过去。

梅姿看见男人这幅模样,赶紧三两步就冲到了他面前。

她到了,傅眀修反而不着急了。他吸一口烟,修长的手指轻叩着灌木,眼神凉薄如水。

梅姿站在男人面前浑身不对劲,她微微垂下头,贝齿轻咬下唇,两只手更是不知道往哪里摆。

这种沉默让她心慌意乱。

“收拾东西,马上滚回去。”在一根烟燃尽的时候,傅眀修总算是开了口,只是口气依旧不太好。

梅姿愣神:“回去?”

傅眀修冷笑,他将手中的烟头掐灭狠狠地丢进灌木丛中,有些泄愤的模样。

梅姿很快就明白了,之前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表示出来,他误会她是因为要纠缠他所以才来的这里。

她抿抿唇:“我不是为了你……”

傅眀修眼里的嘲讽赤裸裸地显示了他的不信任。

梅姿无奈,看来梅霜之前已经严重透支了她的信任度。

“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滚回去!”傅眀修耐心耗光,他凶狠地看向梅姿。

“可是荌荌……”

梅姿根本不想去挑战傅眀修,可是她答应了荌荌这两天会带她出小镇。如果她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她担心荌荌会以为自己欺骗了她。

不过,她不知道从她嘴里说出荌荌的名字就是摸到了傅眀修的逆鳞。

傅眀修神情蓦地变得冷漠,他上前抓住梅姿的手臂:“我已经警告过你,别想打荌荌的主意!”

“我不是……”梅姿张嘴欲要解释。

傅眀修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猛地一推她倒在了灌木丛之下!

“啊!”梅姿惊呼,脑袋硬生生砸在地上铺设的鹅软石之中,顿时疼得眼冒金光。

她心中涌出恐惧,抬眼看到傅眀修眼中的疯狂,她更是吓得身子隐隐发颤。

这种表情她太熟悉,之前每一次男人狂风骤雨的时候都是这个可怕的表情。但是这一次更甚,较之之前的竟然更为狂暴!

梅姿胆战心惊,她太了解傅眀修了。如果实在是急了眼,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上一次他在尤访琴的小区里就这么在草地上要了她,但是好歹是黑夜。现在大白天地,就在这小径上,难道他也要做出那种事情?

“啊!”梅姿尖叫出声,顾不得昏胀的脑袋转身就要逃。

可是,她哪里会是傅眀修的对手。男人手一伸,她便被老鹰抓小鸡一般抓了回来。

“放开我!”梅姿手脚并用地挣扎,这一次她是真地吓坏了。

之前几次她尚且能隐忍,可是大白天在这种随时有人走过的地方,她根本想都不敢想!

傅眀修没有理会她的恐怖,他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

“撕拉!”

梅姿身上的丝质衬衫被扯下一大片,在日光中露出了大片凝脂一般的肌肤。

听到撕裂声,梅姿一愣,心中巨大的恐惧好似在这一刻爆发,她猛地捂住耳朵放声尖叫。

“啊!”

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小径,刺得人耳膜生疼。

原本傅眀修已经打开了她的大腿,下身就要挤进她腿间。可是蓦然响起的尖叫声让他顿下手中的动作,他抬眼看向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

陷入癫狂中的梅姿根本没有发现傅眀修已经停下了动作,她依旧双手捂住耳朵放声尖叫着。她的双眼因为过度惊恐大大地圆睁,瞳孔放大,可是她却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两个眼珠子毫无焦距。

傅眀修动作完全停了下来,他双眉皱得死紧,心里蓦地涌起一阵烦躁。

因为这阵烦躁,他抽身离开了梅姿,改而席地坐在另一边,从怀里摸出烟点上。

梅姿还在放声尖叫着,显然她根本不知道身上的男人已经离开。

听着她的尖叫声傅眀修心中的烦躁更甚,他狠狠吸了一口烟,浓郁呛人的烟味直充五脏六腑,但是依旧不能缓解心中的一丝烦躁。

“闭嘴!”他狠狠地将口中的烟丢到地上,恨恨地踩了一脚。

可是沉浸在自己恐怖中的梅姿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她依旧捂住耳朵放声尖叫着,好似这样就能缓解她心中的恐惧一般。

她身上的衣服因为被傅眀修扯破的关系,此刻大片肩、背、胸的粉嫩肌肤都露了出来,随着她疯狂的尖叫,身子在袭来的凉风中瑟瑟发抖,裸露的肌渐渐覆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傅眀修看梅姿这副模样,心中暴躁让他无从发泄,他猛地站起身就要离开。

他不想再理会这个让他满心暴躁的女人!

可是才走了两步,他却是顿了下来。回身看到狼狈的梅姿坐在地上,尖锐的放声尖叫已经让她的声音开始嘶哑。

“给我闭嘴!”傅眀修控制不住自己,一边咒骂着一边走了回去。

这一次总算是奏效了,梅姿的尖叫声停了下来。她一脸迷茫地看着傅眀修,看到傅眀修向她走来,她脸上一慌,连滚带爬地向后逃跑。

傅眀修停下脚步,梅姿的躲避让刚刚熄灭下来的烦躁再次升起。

因为傅眀修的止步,在地上翻滚得一身狼狈的梅姿也停下了动作。她看着傅眀修,眼角溢出泪花。

“求你放过我,我以后都不会缠着你,再也不会了……”

傅眀修身子一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竟然一点也不开心。

他做这些不就是为了让这个女人滚出他的世界吗?为什么此刻目地达到了却没有一点的放松?

他只是觉得心里更加地烦躁了。

“求你放过我,我不会再缠着你了,求你了……”

梅姿还在喃喃着,她面上的浓妆已经因为泪水和汗水的浸染花了一些,但是一脸狼狈之下她那双灵动的大眼愈发地显现出来。

泪眼朦胧,眼神空洞,但是那黑亮的眼珠子愈发显得空灵澄澈。

傅眀修看着她的眼,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紧紧地抿起嘴。

“这样最好,马上给我滚!”

丢下这句话,傅眀修烦躁地转过身。

这里离梅姿院子也不过是几步的距离,她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忙。

傅眀修大踏步离开,努力忽视心中那股子烦躁。

梅姿看到男人离开,她舒了一口气。

这时,她总算是看到了自己的一身狼狈,不免自嘲地笑笑。刚刚她确实是害怕了,但是她是梅姿不是梅霜。

所以,她利用这个机会放大了自己的恐惧。

虽然她知道傅眀修针对的是梅霜而不是梅姿,但是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让她恐惧,所以她不能再让男人误会她的一举一动。

所以,她借着这次机会让男人知道,她是真地被他吓到了,以后都不敢再缠着他。

而刚刚男人的表现,是相信了吧?

一阵冷风袭来,梅姿抖了抖身子。她抬眼看看天色,终于还是缓缓地移动身子站起身。

这里可是毕竟几个院落的必经之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人。

“嘶!”

刚站起身,梅姿却是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刚刚被傅眀修推到的时候,她整个人狠狠撞在了鹅软石小路上,此刻从头到脚都疼得厉害。

“天啊,小梅,你怎么了!”

一声惊呼响起,刚散步回来准备回家的尤访琴一阵风似地刮了回来。

梅姿笑笑,这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没事。”她低垂下眼睑,但是这副模样谁也不会相信她的话。

尤访琴自然也是不信的:“你倒是说实话啊,是谁?我帮你出头!”

这才多大的功夫,怎么梅姿就弄成了这幅模样?

看着梅姿被撕烂的衣服,尤访琴实在是气得快要背气了!这一看就是被人欺负了啊!

好在,梅姿下身的衣物完好无损,看来没有被那个王八蛋羔子得逞。

“小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梅姿没有回答她的话,倒是叫她收拾东西离开。

尤访琴以为梅姿是吓到了,被皱起眉头:“你不用害怕,我们可以告他!”

“我们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人家自然是帮自己人的。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一次没事谁知道下一次……”

梅姿也不算是撒谎,她心知肚明她这一次不快点离开,下一次傅眀修肯定不会放过她!

尤访琴听了虽然觉得不甘心,但是也深知强龙压不住地头蛇的道理,更何况人家可能是地头蛇她们还不是强龙。

还是趁着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的时候离开才好。

虽然想通了,但是尤访琴心里还是不好受。

她一边扶着梅姿进小院子,一边对着那个不知道姓名的王八羔子破口大骂。

梅姿没有说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不知道尤访琴知道自己骂的是自己男神会是什么表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