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以身相许
A+ A-

熟悉的清冷声调让梅姿一怔,随后原本盖住脑袋的双手改而护住脸蛋。她微微转开头将脸蛋埋在墙壁与肩膀之间,此时狼狈的模样她最是不愿让傅眀修看见。

傅眀修身上依旧是有些凌乱的校服,稍稍盖过眉间的斜刘海有些凌乱,却是更加地衬托出了他出色的容貌,矜贵之中多了些桀骜不驯的味道。

原本围拢在梅姿身侧拳打脚踢的女孩子们,一转身看见傅眀修顿时都停下了手。刚刚还一副小太妹的嚣张模样,现在却是个个羞窘地抓着自己的衣角,面颊上皆染上两抹异样的红润。

“明修?”

梅霜反应最是大,她看见身后的傅眀修几乎是刹那间便跑了过去。

傅眀修顿显不悦,眉间隐隐蹙起,幽深如黒潭的双眼中有一抹不耐。

梅霜顿时停下脚步,站在傅眀修一步远的距离有些手足无措,好似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里一般。

她呐呐道:“明修,你怎么来了?”

“你们在做什么?”傅眀修没有理会她的问题,冷冽的目光越过她看向墙角蜷缩着的瘦小身子。

总觉得有些眼熟,他微微偏了头思索。

被傅眀修撞见自己欺负人,尚且稚嫩的梅霜一时间有些慌张,她结结巴巴地急欲遮掩:“我们……我们只是在玩玩。”

“玩玩?”傅眀修尾调上扬,狭长的眼也跟着微微上调,衬托着他凌乱的刘海顿时流泻出一股子邪魅的味道。

梅霜的心一跳,眼睛有些直了,她慌乱地指了指身后的几个小跟班:“不信你问她们!”

傅眀修的眼顺着她指向的方向看向那几个小太妹,小太妹们在他清幽冷冽的注视下瞬间一个个面上火烧一般的通红一片。

“是……是!”

小太妹们一个跟着一个垂下脑袋不敢与傅眀修直视,跟着梅霜睁眼说瞎话。

“哼。”傅眀修冷哼一声:“你们走吧。”

“明修……”梅霜有些不甘心,就像是堵住梅姿很难一样,明明都在同一所学校,她追傅眀修又追得紧,但还是总找不到傅眀修人。

如今好不容易遇着傅眀修一次,她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一个相处机会。

只是,傅眀修的耐性显然不是很好:“你还要留在这里和她玩玩吗?”

梅霜一晒,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自然是不愿意在傅眀修心里留下恶劣的印象的,现在被傅眀修抓奸在当场,确实不是继续留在这里的好机会。

一咬牙,她还是带着几个小跟班离开了。

听到梅霜等人纷杂的脚步渐行渐远,梅姿不仅没有松一口气,整个人的神经反而绷得更紧了。

因为她知道傅眀修还没有离开。

傅眀修原本想要离开,但是看到角落里那个瘦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他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抬脚缓步走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撞了什么邪跑来这里多管闲事。

而僵硬着身子的梅姿听着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一颗心脏几乎停止,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嘶!”就在男生靠近她只有一步远的时候,忽然发出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梅姿一惊,猛地抬起头看过去。

傅眀修眉间紧蹙,精致到人神共愤的面庞却是有些死白,他看到梅姿转过头也有些微吃惊,随后面色一冷:“既然没事装什么死!”

梅姿被骂得无辜,却是不敢说什么,只是低垂下头继续盯着自己的脚尖。

良久,感觉到男生就要转身离开,她赶紧再次抬头:“谢谢!”

声如蚊呐甚至于还隐隐发颤,奇异的是傅眀修似乎听见了,他背影顿了顿之后继续向前走去。

因为对方已经转过头,梅姿总算是有胆量直视着着他——的背影。

梅姿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胆子竟然如此的小,直到遇到了傅眀修。

只是,当她定定看着男生离开的的背影时,她才总算是看出了不正常的地方。

傅眀修的颀长挺俊的背一向挺得笔直,如今竟然有些微微不稳的趋势。联想到刚刚抬头时看到的死白面色,梅姿忽然意识到傅眀修此时情况不妙。

她在也顾不得自己的一身伤痛,硬是咬着牙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她几步跟上不远处缓步走着的傅眀修,近看总算是见到了男生洁白的校服衣领上点点滴滴的血迹顺延直下,却是淹没在衬衫之下看不清楚伤势。

即便看不见,梅姿也知道对方伤的不轻,不然不会表现出这么虚弱的模样。

可是望着前面笔挺冷然的身影,她的嗓子却干涩得说不出话,于是她只能就这么跟着在身后默默地走着。

走了约莫百来米,傅眀修忽然顿住身子。

一直在脑子里纠结着该怎么开口的梅姿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已经停下,她继续低垂着头向前走,挺翘的小鼻尖一下子狠狠撞到了男生的后背。

“痛!”原本鼻子就在刚刚的殴打中受了伤,再这么狠狠地撞上一下,梅姿一双水眸顿时闪现泪光。

傅眀修忍耐地闭闭眼,他径自转过身来:“你还要跟着我走多久?”

梅姿捂住鼻子的手一顿,两眼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看向对方,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还以为傅眀修不知道她在后面先。

“我……我没有。”说个谎吞吞吐吐的,梅姿自己都觉得自己丢人。

傅眀修会用嫌弃的眼神看向她也是理所当然:“好,你没有,现在路就在前面,麻烦你自己走。”

说着他微微侧开身子,双手抱胸好以整暇地看着梅姿。

梅姿窘得一张粉嫩白皙的面皮涨成猪肝色,她呐呐:“我……我有。”

傅眀修皱皱眉:“你有什么?”

“我有跟着你。”说完这句话,梅姿的头差点玩得点到了地上。

“……”傅眀修原本是有些恼怒的,看着她这模样竟然有些啼笑皆非:“你跟着我做什么?”

“你刚刚救了我。”梅姿的声音闷闷的。

“所以?”傅眀修觉得和她说话很累,所以干脆将身子靠在了身后的电线杆上:“你打算以身相许?”

“轰隆”本来涨成猪肝色的面皮直接滴出了血一般,梅姿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你…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傅眀修微微勾起一边的嘴角:“我看你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梅姿又羞又恼,她狠狠一跺脚:“我只是看你受伤了想让你去看看而已!”

她才没有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可是,她话尚未说完,下巴却被人捏住抬了起来。

傅眀修修长白皙的手捏起她下巴,幽深冷眸微微眯起:“你真是爱多管闲事。”

“你救了我,我只是想要报答你而已。”梅姿的眼中隐现水光,她有些心慌慌地解释着。

近在咫尺的水眸朦胧多情,傅眀修有一刹那的闪神,随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以至于开口有些冲:“你要报答我那就以身相许好了!”

说着竟是低下头要吻梅姿的模样!

梅姿彻底石化,一双眸子瞪得老大,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傅眀修精致立体的脸越靠越近,完全忘记反抗。

就在两人唇瓣仅差一厘米,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时候,傅眀修却忽然停了下来,他看向傻呆呆的梅姿目光有些复杂。

“滚!”忽然他将她推了开去,还是没有完成这个一时兴起的吻。

梅姿被他变来变去的性子弄得有些懵懂,但是此时傅眀修已经没有再看向她,线条优美流畅的下巴绷着紧紧地,嘴唇亦是紧抿。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

傅眀修看到她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忍不住一阵火大:“你到底滚不滚?是不是真要我把你拉上床你才知道害怕?”

明明就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他只不过想吻她就吓得整个人僵硬住,现在却又这幅固执的模样,真是让人恼怒!

梅姿呼吸一窒,但还是坚持:“你要去看看伤势。”

傅眀修怒瞪着梅姿,梅姿虽然惧怕他的怒火但是还是固执地站在那里不动,最终傅眀修一甩手走了。

“随便你!”

梅姿心里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小小的笑意,赶紧跟上了面前男生的步子。

最终傅眀修还是臭着一张脸被梅姿拉进了最近的一家诊所。

当医生处理傅眀修的伤口时,梅姿在心里庆幸着自己的坚持。

长长的一道血痕从左侧肩膀一直延伸到右侧腰部那里,傅眀修之所以会面色死白绝对是因为失血过多了。

难怪他今天穿着校服,怕是之前的衣服让血染红了便换了身深色的衣服掩盖。

梅姿看着那道狰狞的伤口,眼眶有些红。

傅眀修看着她这模样,有些恶声恶气的:“我已经在这里了,你总该可以滚了吧?”

面对傅眀修的不友好,梅姿有些受伤,但是她确实已经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只能拿着自己的书包默默地站起身。

离开傅眀修处理伤口的位置之后,梅姿找到医生垫付了医药费,这花了她整整半个多月的伙食费,但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心疼。

毕竟是她带着傅眀修来的,自然是应该她付钱的。

梅姿付完钱之后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傅眀修虽然目光一直落在不知名的地方,但是还是清清楚楚梅姿的一举一动,看到梅姿去付钱,他眼中闪过各种情绪。

但是最终黑眸却一片平静,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梅姿当时还不知道傅眀修的身份,仅仅以为他只是一明和自己一样普通的学生。不仅仅是梅姿,整个学校都没人知道傅眀修的来头,除了梅霜。

在那次再遇之后梅姿就没再偶遇过傅眀修,她也只能从周边同学的八卦中知道他的动态。

有一天,傅眀修强大的背影忽然在学校被传了开来,据说是梅霜透露的。于是,整个学校都炸开了锅。

本来傅眀修就是学校最有名气的“男神”,如今加上他的背景,已经彻底地在神坛上一去不复返。

梅姿听着周边人的议论纷纷心里却是空落落的,原来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在这件事之后,傅眀修就转学了。

有时候梅姿会想傅眀修为什么会突然转学呢?

大概是因为知道他身份之后就没人敢跟他打架了吧,梅姿常常一个人望着蓝天这么告诉自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