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往
A+ A-

现在的傅眀修早已经将梅姿遗忘,但是梅姿却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曾经有过的短暂接触。对于傅眀修来说那或许只是根本不需要记住的小插曲,但是对于梅姿却是一辈子的回忆。

八月桂花树下的惊鸿一瞥,傅眀修在梅姿心里留下了高贵,优雅,清俊的印象,她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只是,很快梅姿便知道,傅眀修并不如她想像的一般。

那是一次晚自习之后,高中为了升学课业繁重,梅姿每晚晚自习独自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夜深人静将近十点多。

为了方便她独自回家,母亲在学校后边租了房子,但是却要经过一条狭长的小巷子,这个小巷子因为过于僻静所以成为了学生混混们打架斗殴的地方。

那晚梅姿想要穿过小巷子回家,却在巷子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异样的声响,凭着经验她知道里面怕是又在打架了。

在心里叹口气,梅姿未免被殃及无辜,她无奈地站住等待里面的动静消停。

幸好,她并没有等待太久里面的声响便停歇了下来,几个衣裳凌乱的男学生向着巷子口这边跑过来。

五颜六色的头发,耳朵上闪闪发光的饰品,一身校服吊儿郎当完全没有遵守学校的要求,一看就是不学无术只知道打架逞强的学生混混。

“你丫给我等着,下一次我找老大过来不打得你跪地求饶老子就……”一个看起来好像是带头的男学生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向着后方喊话。

但是,话尚未说完,一个砖头冲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来。那股子狠劲吓得那个男生闭了嘴,带着几个小弟飞也似地逃跑了。

男生避开了砖头,砖头却是向着梅姿飞了过来,梅姿一惊,条件反射地转开头,砖头险险地从她耳边擦过。

莫名其妙受到殃及的梅姿有些恼怒,她瞪圆了眼睛怒视向巷子里面,却是在看清巷子里的人时整个人彻底地石化,完全忘记了兴师问罪。

那是傅眀修。

因为今天是学校规定统一必须穿校服的日子,所以傅眀修身上穿着的也是校服,相对于那几个小混混,他的校服显得整洁干净许多,但是还是稍显凌乱,而且上面沾上不少尘土。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巷子口的梅姿,他猛地皱起眉头,眼中涌出毫不掩饰的厌恶与冷然,眉间隐隐现处不耐。

明显不欢迎的表情让梅姿回过神来,心里有些受伤。她和傅眀修并不认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第一眼就不受对方的待见。

毕竟是处于最爱幻想也最多愁善感的花季,梅姿因为梦中情人的一个眼神羞愧难过地垂下头。

看看时间,她现在必须回家了,不然就会赶不上在母亲下晚班回来之前给她做夜宵。

深深吸口气,梅姿努力忽视自己颤抖的双手和发软的双脚,一步一步向着巷子里走去。

她离傅眀修也越来越近……

直到还差最后一步她便要越过傅眀修,梅姿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怀疑下一秒就会从嘴里跳出来。

“站住。”冷漠却清越的男声忽然响起。

梅姿明明心跳得厉害,完全听不见周遭的一点点声响,却在傅眀修开口的一刹那停下了脚步。

虽然停了下来,她的目光却还是停留在脚尖,雪白纤细的脖颈更是好似千斤重一般压得她抬不起头来。

傅眀修看着她的模样,语气带上几分不耐:“转过头来。”

梅姿一个口另一个动作,僵直着一颗小脑袋将头转了过去,角度极度扭曲,但是此刻的她根本无心感到难受。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梅姿看见了傅眀修脖子上狰狞的伤口,梅姿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眉间不自觉紧紧地皱起。

傅眀修看着她看向自己嫌恶皱眉的模样,口气便冷了下来:“看什么?觉得我是打架斗殴无心向学的垃圾?”

他的语气满是鄙夷与嘲讽。

梅姿根本没有这么想,听了他的话一怔,但还是开口:“你不应该打架。”

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傅眀修这样高贵优雅的王子,不应该是在肮脏的小巷子里打架的。而且,他身上的伤看起来好疼,这让她更是难过与担忧。

只是,她的话显然让傅眀修误解了,他不屑地冷哼了声:“不应该?”

梅姿有些窘迫,但是很快又挺直了腰杆:“学校规定不能打架!”

“无聊的乖乖女。”傅眀修很不屑,他将自己的身子靠在身后的矮墙之上,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了烟。

梅姿看到他姿态娴熟而优雅地点上烟,顿时惊得瞪大了眼:“你……你竟然抽烟!”

在品德兼优的三好学生梅姿眼里,还是高中的学生竟然抽烟,这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做这种事情的竟然是傅眀修!

傅眀修看着她的模样似乎觉得有趣,他修长白皙的手将烟放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之后微微仰起头,一缕白色飘渺的烟雾升起。

梅姿眉头愈发皱得紧了,透过烟雾她甚至于看不清傅眀修那张精致到过份的脸,自然是更加不知道他此时的表情。

“你还是高中生,不应该打架不应该抽烟,你要好好学习,这样子才能考个好大学,你再这样子以后会后悔的……”

梅姿看着面前男生的模样,硬着头皮干巴巴地说了几句话。

她不是爱管闲事的性子,甚至于可以说她的性子比较凉薄淡漠,但是面对傅眀修她却是莫名其妙的多事了。

或许是对方脖子上的伤口看起来真的很疼。

“啰嗦。”

傅眀修原本微微仰起的脸终于看向梅姿,他没有拿烟的手忽然伸出将梅姿的脸转向了他的方向:“明明长得那么像,性子却是南辕北辙。”

梅姿微微睁大眼,一双水润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呵。”傅眀修没有解释的意思,他轻笑一声,忽然恶作剧一般将嘴里的烟雾吐到了梅姿的脸上。

“咳咳!”梅姿被那扑面而来的呛鼻烟雾呛到,不自禁咳嗽起来,双眼更是泛出了水光。

傅眀修放开她,有趣地打量着她扶着墙壁咳嗽的样子。

梅姿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都红了,一双美眸在昏暗的路灯下闪着莹莹水光,但是她湿漉漉的眼却是气恼地圆瞪着。

傅眀修在她抬头的刹那明显一怔,但是很快地他便恢复了冷淡的模样。他没有理会梅姿的控诉,而是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似地重新靠在墙上抽烟。

梅姿看他好像没事人一样,心中愤愤却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跺跺脚背着书包气恼地走人。

“喂。”就在她即将走出巷子口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男生的声音。

梅姿还在记恨他刚刚的恶作剧,但是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忍不住转过头,只是口气不太好:“干嘛?”

“你东西掉了。”傅眀修线条优美的下巴指了指面前的地面,说完后他自己却抬脚率先走了。

梅姿看着他离开巷子的背影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又重新走回刚刚的位置。

只是,当她看见地面上躺着的东西时,面色一下子通红一片好似能滴出血似的。

那是一片卫生巾。

不用说,肯定是刚刚梅姿扶着墙剧烈咳嗽的时候从口袋里掉出来的。

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说上话,但是对于梅姿来说实在是不知道算不算好的回忆。之后的一段时间她每每想起都是面上烧红一片,也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敢保证,最后那个卫生巾的事情绝对是傅眀修故意的!

虽然和傅眀修一个学校,但是因为不同年级的关系,梅姿竟然在这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傅眀修。

两人再次遇见是一年多之后了,当时梅姿已经高二,傅眀修高三。也是这一次,梅姿才知道傅眀修当初在小巷子里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长得那么像,性子却是南辕北辙。”

他说的是梅姿和梅霜。

梅姿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梅霜却是梅家的掌上明珠。两人虽然同父异母,但是奇怪的是竟然长得很是相像。

说完全像也不是,两人虽然乍看挺相似的,但是细看五官还是有些差别,最大的差别大概就是在眉眼之间。

梅霜是上挑而狭长的丹凤眼,看着既媚且妖。但是梅姿眼睛虽然也有些微微上挑,但是还不到丹凤眼的程度,近看更是有种奇特的朦胧空灵感。

梅霜很厌恶梅姿,这应该算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梅姿的母亲在外人看来大概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如果正室所出的梅霜不讨厌小三生下的梅姿倒是有些不正常了。

只是,梅霜的厌恶不仅仅在于心,更是体现在语言与动作上。

梅姿靠着优异的成绩进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梅霜靠着钱也跟着挤了进来。两人这回同在一个学校,更是方便了梅霜对梅姿各种找碴。

梅姿知道梅霜对于自己的恶意,所以她总是在各种场合之下刻意避开梅霜。但是防不胜防,她有一次还是被梅霜带人堵在了她每天回家必须经过的小巷子里。

“贱人,我让你跑!”

梅霜一把扯住梅姿的头发将她拉了过来,随后恶狠狠地将她丢到小巷子的转角角落里。

梅姿吃疼,但是她只是低垂着头紧咬住下唇没有发出声音。

“哼,你倒是给我跑啊!”梅霜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在梅姿面颊上,粉嫩白皙的面颊瞬间肿了起来。

但是梅霜还是觉得不解气,又连着抬脚在梅姿身上恶狠狠地踹了几脚才作罢。

此时的梅霜虽然也是高中生,但是那架势却是不输给任何一个混混出身的大姐大,对人下手快且狠。她身边团团围绕着几个同样染着头发身上戴满饰品的女学生,她们看着角落里的梅姿笑得幸灾乐祸。

面对这么多人,梅姿根本反抗不得。她也知道自己无法反抗,对方有钱有势,就算闹到学校也不会有人帮她说话,所以她只能忍。

“你们给我上,谁下手轻了别怪我不客气!”甩了甩打得有些疼的手,梅霜一招手让几个小妹帮着打。

小妹们闻言自然是一哄而上,对着角落里的梅姿拳打脚踢,因为有梅霜在旁边看着,一个下手比一个狠。

梅姿蹲下身子用手护住脑袋,只觉得浑身疼得厉害,身子不受控制地抽搐着,眼前更是白光阵阵,几欲晕倒。

即便如此,她还是将下唇咬烂了也一声不吭。

就在梅姿支撑不住就要倒下的时候,一个男生清越冷然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