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男人的疯狂
A+ A-

“你放在这里就行,管家会安排人送上去。”语气平静淡漠,并没有泄露过多的情绪,梅姿说完便直接上了二楼卧室。

凤玉柳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轻轻勾起,有丝似笑非笑的味道,轻轻低语:“比想象的厉害许多啊……”

梅姿再次出现在客厅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客厅里多了个人,一个她怎么都想不到的人。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除了那一夜她不曾再见傅眀修踏入这里一步,现在凤玉柳刚来,他却马上出现在了这里。

在梅姿下来的时候傅眀修也听到了脚步声,不过他没有看过去,而是转开眼,手上夹着的香烟,漫不经心地在烟灰缸上轻点。

原本他是打算利用凤玉柳牵制住梅姿好轻松一阵子,谁知道傅父对于梅姿的宠爱已经超乎了他的想像,傅父竟然说临时决定回来并且今晚要到这里用餐!

为什么傅父会突然有这个举动,想也知道必定是有人向他说了凤玉柳住进这里的事情。想到这里,他目光一冷,直直地射向梅姿。

梅姿被他的眼神看得一颤,背脊上忽然升起一股子冷意。

“下来了?一起过来吃点嘛?”敏锐的凤玉柳自然是觉察到两人之间的波涛暗涌,她轻轻靠在傅眀修身上,对着梅姿招了招手。

梅姿目光落在他们两人面前的餐桌上,上面摆满了丰盛的晚餐,但是菜色却不是平常的,而是一些从没上过桌的。显然,这些都是为凤玉柳准备。

看着凤玉柳嘴角慵懒的笑容,她忽然觉得自己才是客人,一个多余的本不应该站在这里当电灯泡的人。

“怎么,不过来吃点吗?这可都是明修爱吃的,味道很不多哦!”凤玉柳巧笑倩兮,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傅眀修嘴里,态度亲昵。

梅姿撇开眼,心里有些不好受。原来这是凤玉柳特意为傅眀修准备的,可怜她身为傅眀修的妻子,却连傅眀修爱吃什么都不知道。

凤玉柳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掩嘴轻笑:“你不知道也正常啦,毕竟明修基本上都是住在我那里,你怎么知道他爱吃什么呢?”

原来他不回家一直是住在的凤玉柳那里,知道这个事实的梅姿脸色一白,却仍然力持镇定,脚步平稳地走到了餐桌前坐下:“是吗,那还要谢谢你帮我照顾明修。”

“不客气啦,我可是很喜欢这样。”凤玉柳掩嘴轻笑出声。

傅眀修一直听着她们的对话,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他嘴角紧紧抿起,视线一直落在梅姿身上,那眼神狠得吓人。

“过来!”忽然,他厉声开了口,对象是梅姿。

梅姿还沉浸在凤玉柳花样百出的打击之中,忽然被这么一喝有些懵。看到男人的眼光更是有些心里发怵,犹豫片刻,她没有起身。

她的忤逆显然激怒了傅眀修,男人蓦地起身将她硬是拽了过来!

“啊!”梅姿脸蛋不小心撞到餐桌脚上,有些吃疼地惊呼。

凤玉柳看着两人这般模样却是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站远了些旁观。

“你本事比我想象的还要大,竟然能让爸爸放下那么多工作飞回来给你撑腰。”傅眀修看着梅姿,眼中闪过一抹一样的情绪:“很好,看来之前是我低估你了,这一次我们就玩点不一样的吧。”

说完这句话,傅眀修忽然从大厅茶几上拿出一架摄像机丢给凤玉柳。

凤玉柳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边开机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梅姿,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梅姿不明所以然,但是直觉地感到危险。

当她再次被按到在餐桌上,傅眀修在她身上不断地加诸着痛苦时,她终于明白了男人刚刚那句“不一样的花样”是什么意思。在两人身侧不远处,凤玉柳正端着摄像机将整个画面拍摄下来。

即便知道无济于事,梅姿还是伸出手将脸蛋覆盖住,身子已经痛到抽搐却不愿意发出任何的声响。

待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凤玉柳将手中的摄像机递给傅眀修。傅眀修看了一眼,微微勾起嘴角,显然很满意。

凤玉柳很聪明,整个拍摄角度选取的很好。镜头里没有傅眀修的身影,只有梅姿狼狈而凌辱的模样。

傅眀修将拍摄的影片打开,递到奄奄一息的梅姿面前:“看见了吗?如果再有下次,这个就会出现在你所有亲朋好友的手机里。”

“不!”梅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起身想要夺走摄像机。

傅眀修一挥手将她挥开,力度之大让她的身子再次狠狠撞击到餐桌之上:“这是你逼我的,如果你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耐心,我也不会这么做。”

不再理会梅姿的绝望,傅眀修抬脚离开大厅。凤玉柳本想跟上,但是看见餐桌上的梅姿时脚步一顿,转而向着梅姿走来。

“你是脸皮有多厚,才能在傅家呆到现在?”不屑嘲讽的眼神毫不遮掩地落在梅姿惨白的面容上,凤玉柳继续道:“同样身为女人,我真是为有你这样的同类而羞耻。”

说完这句话,她直起身子,向着傅眀修离开的方向走去。

梅姿看着顿时空荡荡的大厅,悲戚地闭上了眼。如果可以,她也不愿再留在这里,不愿再以梅霜的身份面对傅眀修。

只是她根本别无选择。

凤玉柳再次找到傅眀修的时候,对方正靠在花园的栏杆之上,指尖点了香烟,头微微仰起眯着眼看向蓝天。晚霞之下他的脸俊美得不似凡人,吸引着每一个见到他的人沦陷其中。

凤玉柳心中中一震,但她很快收敛了眼中的情绪,扬起妩媚动人的笑,脚步轻快地走上去。脑袋轻轻靠在男人温暖厚实的胸膛之上,听着有力而沉稳的心跳声。

傅眀修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随手在栏杆上掐灭了烟头。

“在想什么呢?”凤玉柳轻启朱唇,语调轻松,埋在傅眀修怀中的双眼却格外认真。

“没什么。”男人的声音淡漠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凤玉柳美眸黯了黯,但是很有眼色地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倚靠着令她眷恋的怀抱默默地陪伴着对方。自小与各色人等周旋,她深知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以至于这么久了就连傅眀修也没能知道她真实的情感。

或者说,男人根本就没想过去真正了解她。

她和傅眀修相识于一家酒吧,她是那家酒吧的坐台小姐,当天她是第一天接客。傅眀修不知道怎么地就看上了她,出了十分夸张地价格将她包下,从此她便住在傅眀修给的房子里,穿着傅眀修买的衣服,吃着傅眀修给的钱买的食物。

她成了傅眀修的情人。

一开始,她即便被男人的外貌所迷惑,但是自小受尽人情冷暖的她尚且能把持得住,一心想要在傅眀修身上得到更多的钱以保障今后的日子。但是渐渐地,这种想法却越来越少,而对于傅眀修的关注也渐渐变多。

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早已经无力回天,这个男人就是罂粟,一染上一辈子也戒不掉。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起了现在仍然躺在大厅餐桌上的梅姿。她取笑对方的不知羞耻,她自己何尝不是呢?

如果换做是她,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毅然决然离开。

“好了,走吧。”就在晃神之际,傅眀修将她微微推开。

努力忽视心下的一抹失落,凤玉柳状似委屈地抱怨:“还说是让我到这里来消遣消遣,结果一天都不到又让我回去,实在是太过分了。”

“抱歉,我会补偿你。”傅眀修也是无奈,父亲准备回来了,如果让他看见凤玉柳还在别墅里,肯定是一场翻天覆地的闹剧。

凤玉柳自然也不是真地往心里去,但还是意思意思地撇撇嘴:“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你想要什么补偿?”与面对梅姿的时候不同,此时的傅眀修慵懒而随意,一切都显得漫不经心。

凤玉柳促狭一笑:“当然是衣服和珠宝啦!”

她知道,她越是在乎这些,越是表现得势力,傅眀修越是会对她放松警惕。大概是觉得,这种关系更为简单。开心的时候逗一逗,不开心了就撇到一边,完全不会有额外的麻烦。

一如凤玉柳所料,面对她的虚荣物质傅眀修完全没有表现出厌恶,仅是微微勾起嘴角:“可以,明天我就让助理带你去,你随便挑。”

“谢谢!”凤玉柳露齿一笑,双手攀在傅眀修的脖子上:“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由于距离的靠近,傅眀修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里因为惊喜而现出的点点璀璨之光。

他的心一紧,眼前好似看到了夏日烈阳下徐徐向他走来的女孩,眼中的璀璨就连骄阳都要逊色几分……

“嘭!”

一声清脆的声响惊醒了惚恍的傅眀修,他转头看去,竟然是梅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不远处,而刚刚的声响则是她不小心打破了手里的杯子。

剑眉不悦地皱起,只要看见梅姿傅眀修都不会有好心情。

梅姿显然也明白自己的不受欢迎,她微微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情绪,声音平静无波:“明修,爸爸说他已经到了。”

事实上,她就是为了迎接傅父才出来的,只是没想到傅眀修和凤玉柳还在院子里。

“什么?”傅眀修没想到父亲会来得这么快,看着怀中的凤玉柳抿紧了薄唇。

两人说话间,门前花园小径处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傅眀修尚未做出反应,傅父的怒吼已经响起:“傅!眀!修!”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