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尽一生守护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皓轩阅读网

用尽一生守护你

用尽一生守护你

时间:2020-11-21 13:56:22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老油条 

《用尽一生守护你》小说情节波澜壮阔,老油条 主要说的是:“那你现在看过了,可以走了。”楚锦然毫不客气的赶人。周玉秀表情顿时有些难看,挤出一个扭曲的丑陋笑容,她继续厚着脸皮说:“其实,还有一个事……”楚锦然漠然的移开了视线,不想搭理。周玉秀兀自说道:“锦然,我知道你跟陆总还没离婚呢,所以,你能不能去跟陆总求求情,让她放过刘行长……这几天,那些银行一直在正针对我们公司,我和你爸的日子,都不好过。”

买了你-老油条 

陆琛年的脸色沉厉可怕,浑身的寒气如千钧一般的让人感到无比的窒息和沉重。

年诗雅心底不自觉的有些发悚,打量了一眼陆琛年的神色,她硬着头皮继续说:“琛年,其实我也不希望看见你跟她离婚,毕竟你们……”

“滚出去!”陆琛年打断她,略微猩红的眸子一转,如一头被激怒了,处于狂躁边缘的猛兽,浑身都是戾气,“滚!”

年诗雅浑身一抖,连忙站了起来,理由也不敢多问一个字,抓起手包就几步出了病房。

病房里,陆琛年压不住怒火的低吼一声,猛力一脚,将床头柜狠狠踢烂。

楚锦然,她果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他离婚!

那个女人,她怎么敢?

陆琛年越想越觉暴躁,心口里好似有把刀,在一下又一下的刮割他的心头血肉。

让他又疼,又怒。

他像头暴躁的狮子,控制不住怒气,连续将屋子里的茶几和椅子一并踹翻发泄,拳头紧紧捏起。

想要跟他离婚,想要离开他,没门!

陆琛年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却又一把扯开了病房门……

一墙之隔的旁边病房里。

楚锦然回到病房后就哭着开始收拾东西,她已经没必要再在这里住院了。

陆琛年身边已经有了更加重要的人了,完全不需要她的关心,她还留在这里碍什么眼。

提起包,楚锦然转身开门,却又猛然撞见了怒气冲冲逼近过来的陆琛年!

陆琛年眸子通红,杀气凛冽,恶狠狠盯着楚锦然的眼神,像是要将她凌迟处死一般狠戾。

楚锦然顿时被吓住了,往后一退。

陆琛年身高腿长,两步就将不住后退的楚锦然堵在墙角。

垂眸,盯了一眼楚锦然收拾好的包,声音里跟着夹着冰渣子一样,“这么急着走干什么?不是还没跟我离婚吗?”

楚锦然不知道他怎么又犯起了恶劣的脾气,眼下也不想去思考这个原因,她只想走。

“让开。”楚锦然抬起眸子,竭力镇定的瞪着他。

“让开?”陆琛年不退反近,“怎么,难不成你在外面又有什么奸夫了?现在急着跟我离婚,然后去跟他在一起吗?!”

他说话声音越说越冷,越说越失控。

两年他亲眼看见她出轨的那一幕,清晰浮现。

那时他们刚新婚一月,他满脑子都是欢喜和期待,以为他能和她组成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羡慕的家庭,可这个女人,却为了工作上的一个合同,陪睡客户!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原本是不信的,直到自己亲眼看见。

看见那个女人如何满脸娇红,如何恬不知耻的倒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这就是楚锦然,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楚锦然。

他对这件事情一直保持缄默,只是用屡次的假装出轨来作报复,去也没想到,这个女人,根本不在意他的报复。

“陆琛年,你胡说什么?”楚锦然完全听不懂他话的内容,只是被他身上那股越发锋利的气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抗拒的推着他的胸膛,想要保持距离,好让自己可以呼吸。

“你离我远点!”

她叫他离她远点?

陆琛年眼神狠狠一沉,彻底失控。

他最后逼近一步,两人身体几乎相贴,伸手,攫住楚锦然纤细的下巴,用力抬起。

“楚锦然,你不是喜欢钱吗?我给你。”陆琛年表情近乎狰狞,指头收紧,几乎将楚锦然的下巴捏碎,“一千万,一亿,随你开价!”

买她?他当她是什么?

楚锦然浑身发凉,看着陆琛年的眸子里藏不住的凄婉:“陆琛年,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买你,做我的奴隶。你要跟我离婚,我同意,从今以后,你不是我陆琛年的妻子,而是我陆琛年的奴隶!玩物!”

“啪——”楚锦然扬手,一巴掌落在陆琛年的脸上。

陆琛年头一偏,身体被打得往后一退,松开了对楚锦然的钳制。

“陆琛年,你就是个混蛋!”楚锦然忍着哭腔,重重扔下这句话,粗鲁的推开挡在身前,身体僵硬住了的陆琛年,大步往外走。

边走,她眼眶边落泪。

这个陆琛年,凭什么这么对她的说话,难道在他眼里,她连个商品都不是,而是有钱就能随意欺辱的妓.女吗?

混蛋!

楚锦然视线被泪水模糊,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根本没有看清面前的路,迷迷糊糊的径直一头撞进一面结实温暖的胸膛里。

“楚锦然,你怎么了?”头顶上,响起有些熟悉的低凉声音。

楚锦然猛然回过神,着急的擦掉脸上凌乱的泪痕,抬头一看。

来人竟然是她的老板,郁向北。

楚锦然一见他,就习惯性的后背一崩,往后退了半步。

腰上忽然一紧,郁向北伸手,揽住了她。

眉头微拧,他颇为在意的问道:“有人欺负你?”

楚锦然摇摇头,正要回没事,背后又突然炸响陆琛年暴怒的声音。

“楚锦然,你给我滚回来!”

字字粗暴,真是一点也没有客气。

楚锦然身体僵住,刚忍下去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不想被陆琛年看见自己这样软弱哭泣的模样,便伸手抓住了郁向北的手臂。

“郁总,帮我个忙,快带我走!求你了!”

郁向北眼神一动,顺着楚锦然的话,将她揽进了怀里,掀起眼皮,他平静无惧的对上了陆琛年冷而厉的目光。

“把她放开!”陆琛年出声警告。

楚锦然顿时抓紧了郁向北胸前的衣服,微微缩紧的肩膀,泄露出了她对陆琛年的恐惧和害怕。

郁向北全都感觉到了,他安抚的拍了拍楚锦然的后背,举止动作间,暧昧模糊。

陆琛年狠狠盯着他们,目龇欲裂。

郁向北却在这个时候收回了视线,搂着楚锦然,直接转身。

两人身影依偎,亲密的步步离开。

这画面,犹如火油,将陆琛年本就滔天的怒火,累积加倍。

他现在,简直恨不得把那个女人关起来!

“楚锦然,我最后说一遍。”陆琛年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紧到极致,用力大到整个手臂都有些轻轻的发抖,“给我回来!”

这是他给她的,最后的机会。

她要是回来,那之前的事情,他可以既往不咎。

但她如果还是要走,那他就是下地狱,也要拉着她不放!

她真的要走-老油条 

楚锦然的脚步,只停了一秒。

下一刻,她脚步不停的,继续离开。

电梯门开,她和郁向北一起进入。

叮——又是一声响,电梯门,关上了。

那个女人,还是选择了跟郁向北走。

她选择了走。

陆琛年心里的所有的怒火,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都结成了冰,然后又碎开,变成片片锋利的刀子,插满他的胸口,让他撕心裂肺的痛。

另一边。

楚锦然进了电梯的那一瞬间,就浑身一软,直直往地上坐去。

幸好有郁向北抱住了她,才没让楚锦然摔在地上。

“楚锦然,你没事吧?”郁向北担忧问道。

楚锦然摇头,她只是,脑子里一片空白,空白得几乎连自己的身体和存在都感觉不到了。

灵魂好像被剥离开了,她处于一种眩晕的迷茫里。

浑浑噩噩的,什么时候被郁向北带到了他的家里,也没发觉。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都已经彻底漆黑了。

“你终于回神了?”郁向北端了一杯热咖啡递过来,“你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愣了整整一天。”

楚锦然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低头看着热气袅袅的咖啡,迟钝的回了一个字:“哦。”

郁向北在楚锦然身旁坐下,凝眸看了一会她苍白憔悴的侧脸,又默默移开视线,语气莫名的说道:“你明明很在乎陆琛年的,为什么刚刚还要选择跟我离开?”

楚锦然握紧了咖啡杯,抿紧发白的嘴唇,一字未言。

不是不想说,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结婚两年,陆琛年就出轨两年。

她不是没有尊严的布娃娃,可以日复一日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与别的人女人卿卿我我,却对自己冷眼相待,甚至恶言相向。

他说她恶心,他说,她就是一个可以用钱就买到的囚宠玩物。

反正,在他的眼里,她楚锦然,就只是个下贱的,可以任由他蹂躏的东西。

她受够了。

郁向北看她不说,也没逼迫,只是放柔了声音,意味不明的劝道:“如果两人不合适,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你如果真的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那应该离开,然后,选择更好的生活。”

他说着,盯着楚锦然的眼底,带着某种异样的期许。

只是楚锦然依旧低低垂着头,并未看见。

郁向北理智的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楚锦然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她愣了一天的神,滴水未进。

楚锦然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任何东西,但耐不住郁向北的劝说,还是同意了跟他下去喝点清粥。

可楚锦然一从沙发上站起来,登时眼前一黑,脑子里嗡的一声,身体直挺挺的就栽了下去。

“锦然!”郁向北大惊失色,急忙扶住她,一把横抱而起,然后开车连夜送去医院。

楚锦然原本就因为低血糖住了院,又经历了被人下药的折腾,现在又是一天的滴水未食,辗转折腾,身体根本经受不住,彻底的伤到了元气,当天晚上就又住了院。

这次住院,楚锦然睡了一天一夜,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

而一场巨大的风暴,在她昏睡的这段时间,悄然酝酿。

睡了二十四个小时,只靠着输液,一点东西也没吃,楚锦然醒来之后浑身毫无力气,只能虚弱的靠在病床上,任由郁向北扶起她,然后一勺一勺的喂她吃甜粥。

一碗小粥下肚,楚锦然终于觉得自己是活过来了,有了力气后立即就从郁向北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郁总,这两天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楚锦然深感愧疚。

郁向北这个人一向把工作看得比天还重,这样因为她耽搁了几天,她一边觉得不好意思,又另一边潜意识的有些害怕,等自己身体恢复了之后,肯定会被郁向北这个工作机器狠狠压榨一番劳动力。

“知道就好,等你身体恢复了,就陪我一起加班吧。”果然,郁向北将汤碗放好之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楚锦然默默的在心里哀嚎了一声,郁向北没病房里多待,留了十分钟后,就直接离开了。

楚锦然一个人在病房里休息,才安静了不过半个小时,病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来人,是她那个面善心恶的继母,周玉秀。

楚锦然一见她,表情顿时警惕起来。

那天晚上,她被对方下药的事情,她可记得清清楚楚。

周玉秀手里提着保温桶,满脸热情笑容:“锦然,我听说你生病了,特地在做了补身体的汤,你尝尝,看喜欢吗?”

楚锦然看也看一眼她虚伪送过来的汤,疏离问道:“你找我有事?”

周玉秀依旧满副关切的样子,“就是看看你……”

“那你现在看过了,可以走了。”楚锦然毫不客气的赶人。

周玉秀表情顿时有些难看,挤出一个扭曲的丑陋笑容,她继续厚着脸皮说:“其实,还有一个事……”

楚锦然漠然的移开了视线,不想搭理。

周玉秀兀自说道:“锦然,我知道你跟陆总还没离婚呢,所以,你能不能去跟陆总求求情,让她放过刘行长……这几天,那些银行一直在正针对我们公司,我和你爸的日子,都不好过。”

楚锦然没表情的看着她,回到:“那可真是巧了,我的日子,也不好过。”

周玉秀僵着表情,眼睛里的怒火已然有些失控了。

“楚锦然,我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别不知好歹!”才装了几分钟,周玉秀就忍不住露出了原本的小人面孔。

楚锦然淡定从容的看着她,明明矮人一截的平躺姿态,可身上那股气势,却生生的压过了泼妇一样叉腰站立的周玉秀。

“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不识好歹。你要求情,那你就自己去找陆琛年。”她嘲讽一笑,“还有,既然你知道我跟陆琛年还没有离婚,那你还来惹我,就不怕,陆琛年到时候找你算账吗?”

她有些小心机的借用了一下陆琛年的名义,反正那个混蛋也不会知道。

搬出陆琛年,周玉秀果然就是焉了,她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在陆琛年的面前嚣张。

只能忍着一口气,愤愤离开。

周玉秀才回到车上,各个银行的催款的电话就挨个轰炸过来,她一个也不敢接。

自从刘行长出事之后,她周玉秀就被银行给拉进了黑名单,贷款的要求各种严格,原本就有着危机的公司,眼下更加难以生存了。

周玉秀关了手机,越想心里越是窝火。

都怪楚锦然那个贱蹄子,现在竟然还敢拿陆琛年来压她……

这口气,她必须要报复回去!眸色阴狠一转,周玉秀缓缓勾起唇角,笑意狠毒。

小说《用尽一生守护你》 第9章 买了你 试读结束。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看完《用尽一生守护你》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老油条 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用尽一生守护你章节试看:

皓轩阅读网最新小说

  • 我以情深慰余生 我以情深慰余生
    相亲遇到高冷上司,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暗恋我多年……...

    作者:沈清欢现代言情

  • 重生之农女当家 重生之农女当家
    重生成任人欺辱的小白菜?不要紧!林婼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待她好的,她珍之重之。谋她害她的,她也要十倍百倍还回去!且看现代女白领如何在古代种田置产,发家致富,顺便拐个相公生几个娃~...

    作者:在水之湄穿越重生

  • 总裁请开车 总裁请开车
    一夜迷情,南蔓清惹上了那个神秘高冷的男人。什么?什么?他竟然是自己背后的大老板?!“袁纵,你走开,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南蔓清只想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远的。“我的女人,谁敢碰?”袁纵大手一伸把她捞入怀中,霸气宣布。...

    作者:拂晓总裁豪门

  • 你我的从始至终 你我的从始至终
    爱他十年,她付出了一切,换来的是女儿活活烧死在大火之中。他的无情冷漠,不惜亲手将她送入监狱。逼迫她签下离婚协议,更将女儿的死推到她身上。后来,她当着他的面,自杀了。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从始至终错的人,是他!最终,他唤不回她的一个原谅,永远活在孤独之中,自我惩罚……...

    作者:春雷炮总裁豪门

  • 余生有泪思年华 余生有泪思年华
    被最爱的人厌恶,是什么感觉?林星白想,没有比她更有体会了。自从爱上了傅云期,她的一举一动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成了他厌恶她的理由。她因爱无数次妥协,他却以爱为匕首,一刀一刀,刺的她的心鲜血淋漓。直到她葬身在蔚蓝色的大海中,傅云期才幡然悔悟,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错怪,他早已爱她如骨。...

    作者:北野现代言情

  • 幸得星光与你 幸得星光与你
    为了给未婚夫复仇,我潜入蔺家,成为了蔺先生的保姆和情人。...

    作者:鹤呈现代言情

  • 终极斗气 终极斗气
    海哲深被送到九州战斗学院学习,巧合之下,得以拜燕离忧为师,之后因为一些巧合又认识了间冧友,性格有点清冷的云薄霜。而与此同时,早已潜伏在天皇城的徐家却是有一个惊天大阴谋...

    作者:冷刃玄幻奇幻

  • 一宠到底:爵爷,别急啊! 一宠到底:爵爷,别急啊!
    黑暗中,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宾利车快速行驶而过划破了夜色的宁静。宾利车内,沈泽急得满头大汗,不时看向后座上那气场冰冷而又强大的男人。“抓住这个臭娘们,别让她逃了!”...

    作者:原色总裁豪门

您的位置 : 皓轩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用尽一生守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