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斗气》完结版精彩阅读,海哲深小说在线阅读-皓轩阅读网

终极斗气

终极斗气

时间:2020-12-04 13:59:55 分类:玄幻奇幻 来源:奇热 作者:冷刃主角:海哲深

《终极斗气》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好啊,你请客。”…………却说离忧和白夜此时已经到了同庆宾馆,到了外围,离忧果然是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警戒神息,如果白夜说的没错,那么这个神息十天前就存在了,竟然是一直维持着这么强大的神息消耗,那么里面的那个开领域的人,该会多么的强大,离忧都觉得自己没把握了。而不久之后,夏慈然是从暗中遁出。“丫头,你找我干什么,再过一个钟头,学校该关门了吧。”夏慈然也不过是调笑一下,但紧跟着,她感觉到了极端异样的神息,“这是什么神息,警戒网?”

禁锢海哲深-冷刃

海哲深一天的思索,精神是绷紧到了极点,然后莎菀带他出来散步,加上和雨杏的一战,海哲深的思维是立刻轻松了大半,但跟着的思考再次开始让他精神紧绷,紧松紧的来回让海哲深的承受力实际上进入了一个必经弹性的阶段,而离忧就是看准了这个时间节点,但莎菀并不知情,看那样子似乎要从小空间里取武器了,虽然离忧实力超群,但是莎菀一动手谁也无法确定会出什么乱子,为了保险起见,离忧直接就是一个精神恐吓,这个本来是“恐”属性最为拿手的本事,不过仗着十一级的神息,压制莎菀还是没问题的,瞬间莎菀就昏倒在地,而离忧则是继续全力集中精神,禁锢海哲深。

“为什么还不能突破呢,还需要很久吗?”离忧知道不能压海哲深太久,否则真的会出事,但已经看到了希望,离忧也实在不想放弃。她知道,海哲深是更加的不会让她中途结束的。

而此时的海哲深在不知不觉中,力量似乎不再往外走了,而是开始重新向体内凝聚,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虽然外面的精神压制还在,但体内的顶冲之力开始消散,所有的抵抗力开始散向四肢百骸,一股暖流是如春风拂体一般将海哲深的身子完全筛了一遍。

“出汗了?”离忧能感觉到海哲深的身体变化,而出汗虽然是一个人再正常不过的自然反应,但此时此刻意义却完全不同,离忧感觉,海哲深离突破界限已经不远了。

看见光明的路了,海哲深似乎在黑暗中崎岖行走,却是看见了远处的那一抹亮光,他知道了那是希望,于是尽全力开始向着那亮光奔跑,飞奔,疾行,直至穿过了这团接引他的亮光。

…………

“我能动了?”海哲深感觉到了自己手指的动作,那股一直压迫着自己的力量已经消失无踪,而此时的他感觉自己犹如脱胎换骨一般,全身似乎轻了许多,这是一种何等轻松的感觉。海哲深一时间似乎进入了梦幻的境地。

离忧见目标达到,自然收回了神息,不过在最后,她是用神息刺激了一下莎菀的神经,将昏迷的莎菀再度刺激醒转过来。

这个时候,离忧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管海哲深了,因为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见离忧身形一落,从楼上飘然而下,落地毫无声息,而在暗处,白夜居然已经侯在了那里。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突破了?”

离忧点了点头,“虽然神息还没跟上,但是界限已经破了,从六级一直穿越到了八级,他很快会知道自己身体的改变的,我想,接下去的事就是将神息补足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除了校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越级突破。”

“他越级突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因为他被压制的太狠了。”离忧并不奇怪,因为在刚才的神息引导中,她清楚的感觉到了海哲深体内有这极为强大的力量处在限制状态,她这才明白,秋菁月竟然是用压制方式训练的海哲深,以海哲深的身体,顶多只能承受六级神息,而其他多出来的并没有外泄,而是一直存在海哲深的体内,没有散去,离忧当时除了感到惊讶更多的是感到恐怖,不过,这个她没有和白夜说,因为还有别的事情她要办。

“你跟着那两个女的有什么结果吗?”原来离忧叫了白夜去跟踪两个女孩子,因为白夜属性是“虚”,在虚无状态下不是高手根本察觉不到白夜的存在,跟踪起来再好不过。

“她们两个住在同庆宾馆,而且还有人与她们接应,不过那家伙很强,竟然设了一道半径100米的警戒神息网,我靠近一定会被发现的,所以没跟踪进去。”

“半径一百米?”离忧也有些吃惊,“那至少是十一级神息,是良国的人吗?”

“显然不是,根据我让八队的人去找老板打听,她们是十天前住进来的,身份是玉国商人,身份证件货真价实。”

“玉国?”离忧沉思片刻,对白夜道,“呵呵,看来我们得去找下夏慈然了。”

她们悄然离去,而当离忧神息激活了莎菀之后,莎菀的“嘤咛”一声醒了过来,刚才那猛的一下神息恐吓,她根本招架不住,没当时吐血就已经不错了。而莎菀醒过来第一件是不是别的,急忙观看海哲深,却见海哲深仿佛是升仙了一半,双手高举,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啸,声音中透出的神息坚实浑厚,虽然是六级,但是之后的余力莎菀感觉深不可测。

“哲深,你……没事吧。”莎菀轻柔的问海哲深,到现在为止她也不敢肯定海哲深是否无恙。

海哲深发出一声长啸,自觉身体内神息充盈,似乎源源不断的力量正在涌出,而听得莎菀的声音,他也是急忙转身,就见在月光之下,一身粉红色衣裙的莎菀楚楚可怜,正异常紧张的看着自己,结合之前自己那几乎窒息的感觉,海哲深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

“没事。”海哲深微微一笑,让莎菀是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你吓死我了。”莎菀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哭腔,这不是装出来的,是由心而发,如果刚才离忧不用把她恐惧昏迷,莎菀真的会变神经的,搞不好就得四处找附近带神息的人查问。

莎菀的表情完全的是担心自己,海哲深也是感觉心头一动,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不过这感觉很淡,旋即是被一股愧疚感代替了事,他是对莎菀道,

“抱歉,我刚才感觉很难受,让你担心了,不过现在好了。”

“你看你,一身的汗。”莎菀也是看着海哲深已经被汗水浸得透湿的衣服,关切的道,“快回去洗个澡吧,刚才你的样子那么吓人,洗个澡放松一下。”

“恩……”海哲深可不想现在回去,因为他现在真的是饿死了,飘然的感觉一过,更多的是腹中的饥饿,真的是有前心贴后背的感觉了,所以他的建议是,“我们能不能先去吃点东西,我现在非常的饿,我怀疑我撑不到回学校食堂了。”

海哲深的表情质朴憨厚,那可以称得上傻傻的样子是让莎菀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好啊,你请客。”

…………

却说离忧和白夜此时已经到了同庆宾馆,到了外围,离忧果然是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警戒神息,如果白夜说的没错,那么这个神息十天前就存在了,竟然是一直维持着这么强大的神息消耗,那么里面的那个开领域的人,该会多么的强大,离忧都觉得自己没把握了。而不久之后,夏慈然是从暗中遁出。

“丫头,你找我干什么,再过一个钟头,学校该关门了吧。”夏慈然也不过是调笑一下,但紧跟着,她感觉到了极端异样的神息,“这是什么神息,警戒网?”

“是啊,白夜测算了,半径一百米。而且我怀疑是已经不间断的开了十天了。”

“什么?”夏慈然脸上刚才还带着的微笑,此刻已经是不见了踪影,她比离忧更厉害,自然更加清楚里面的家伙的实力,“你还跟谁说了吗?”

“没,人家来了十天,却没有任何的举动,就算我们找他他也可以说他开这个是为了防贼,你能靠这个去查人家吗?”离忧无奈的一耸肩,对夏慈然道,“我们把这个告诉你是让你叫人提防下他们,有两个女孩子和那家伙应该是一起的,不知有什么目的,听老板说她们进出频繁,刚才还找茬和我学生动了手,总之,小心防范为妙,毕竟现在良国的太子可在九州。”

“太子身边自然有十一级的高手防卫,还有我们外八内四十二队的人在,万无一失,不过,查他的底确实不能拖延,交给我吧。”

三个人计较已定,分别离开,夏慈然紧急叫了四个小队在暗处监视同庆宾馆,同时通知另外三个内队,开始查人的底细。

这一切,宾馆里的一行人自然不知晓,不过,有一点,那个拉坏琵琶的中年人是知道的,就见他对正在聊天的雨杏和芸伊道,“托你们的福,人家是找我们来了,好好的打什么架啊,不划算。”

雨杏明白了前因后果后也是无所谓的道,“这不是正应了你的计策吗?让他们监视我们,分流了他们的保护人手,另外那批人已经就位了,明天就动手,你看如何?”

“随他们的便,不过必须要跟他们说清楚,只要别和我们扯上关系,其余的随意。。”

“遵命,幻冥大人。”

雨杏和芸伊相视一笑,而与同庆宾馆隔着数公里之外的香河旅店,一行六人似乎是游客模样的人已经入住,他们全为男性,都是三十岁左右,相貌普通,穿着也是不引人注目,不过在给了服务生小费且让其离开之后,为首的一人对身后五人说的是。

一见钟情-冷刃

“兄弟们,林倚风的性命,谁有兴趣吗?”

海哲深从来没感觉到如此的饿,在全身被舒畅的神息筛过一遍后,饥饿感是随之而来,并越来越强烈,幸好边上不远就是一家小吃店,点了几个小菜和面点后,海哲深是犹如风卷残云般大吃起来。

莎菀不饿,所以她只点了杯茶,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海哲深在那里有如蝗虫过境一般把每个盘子舔的干干净净。印象里还是第一次看见海哲深是这样的吃相,莎菀想笑,但是没有,她觉得就这样看着就已经很好了。

光是点的几个菜和面点明显的不够吃,莎菀在一笑之余叫伙计又添了不少,他们二人在小店里上时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莎菀很满足这样的视线,她知道,围观的人一定是把他们当成情侣了。

直到回家之后,莎菀睡在了床上还是忍不住要笑出来,和她睡一起的凝凝不明所以,“什么事这么开心啊,你都笑了快一个小时了。”

“总之是开心的事了。”莎菀随便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糊弄了凝凝,让那丫头继续去睡觉,而她呢,依然是开心中,莎菀其实依然很奇怪,自己和海哲深其实也就认识两个月多些,而且海哲深对自己并没有表现出爱意,但,自己却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他呢?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莎菀想到了入校考试时的点点滴滴,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吧。

总之莎菀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次日,因为要做向导,离忧小组三个人都没时间上大课,一早便直接赶到了国宾馆和兰队的几名师兄师姐见面。离忧并没有跟来,因为有夏慈然在她自然放心,而夏慈然得知离忧没来后,只说了一句,

“都三十的人了还是那么懒啊。”

闲话不叙,海哲深等人时指定的陪同人员,负责今天上午陪同林倚风游览天武皇城。话说又要和太子见面,凝凝是穿上了莎菀认为从见她面以来最朴素的衣服。

“我想你应该是达不到你想要的目的的。”海哲深看着凝凝就是好笑,因为和之前对比形象上相差太多,稍微有点脑筋的也知道凝凝在想什么。

夏慈然今天是总负责人,除了分配任务,还得帮离忧管好三个小家伙,不过她很明显更加留意海哲深,因为海哲深此时的状态太让人不可忽视了。

“这小家伙,体内的神息是怎么回事?报告书上说是六级神息,不止吧……”

即便再怎么不乐意,总之和林倚风的见面时躲避不了的,就算凝凝穿的怎么简单,林倚风还是第一个找上了她,虽然顺便还瞟了眼莎菀。

“凝凝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今天是公事,请配合好我们的工作。”凝凝还了一礼后,还是把话讲清楚。

“呵呵,其实不管怎么说,能和凝凝小姐一起,无论如何我都感到万分荣幸。”林倚风今天精神不错,和凝凝一起没话找话,而海哲深是明显感觉到林倚风身边的几个保镖对自己那咬牙切齿的态度。

陈无极护主心切,穿了件普通的衣服也是混在了保镖队伍里,他倒是对海哲深没有什么太大的敌意,因为此刻他看海哲深更多的是奇怪,“这小子的能力似乎比上次更加强大了,这是为什么?”

虽然说三个人都是引导员,但实际上干活的只有凝凝一个人,碍着林倚风的身份,凝凝是没有半点办法摆脱,只能是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带着林倚风前往各个点,同时为其做详细的解说。不过小丫头心里想的是,今天快点结束吧,今天快点结束吧。

凝凝满心不乐意,莎菀却是非常的轻松,托林倚风的福,他和海哲深跟在不远处显得无事可做,不过海哲深似乎是进入了情况,专心的为林倚风做着保护工作,他的专心让一心想和他说话的莎菀无可奈何,也让边上的一干众保镖莫名其妙,话说上次还动手打架,今天怎么保护的这么周到?

“武教大人,会不会是有什么情况?”一名比较资深的保镖靠近了陈无极,“那小子应该不是在做样子,确实是在用心保护的。”

“是个做事认真的小子。”陈无极此时内心也是多少有些惋惜,排除天份因素在外,哪个师父不希望自己的徒弟认真和用心,如果海哲深是自己的徒弟的话,那该多好,以后让他保护林倚风,自己也都省心了。

他打的是这样的算盘,而说起来,林倚风倒不是完全忘记了海哲深,在经历了几次搭讪和碰钉子的轮回后,他是回头看见了专心做着保护工作的海哲深。

“你是叫海哲深吧。”

海哲深听得林倚风问他,登时不卑不亢的回道,“是的。”

“上次和你打的一架,说起来有着太多的别的因素,不能算数的,你明白吗?”其实双方都心里有数,那是陈无极和离忧的场外干扰,实在是不能算两个人的公平较量,当然,实际上真公平较量林倚风照样不是海哲深的对手。

“当然,”不过海哲深不是计较的人,他可不管对方是不是打不过自己,不过上次的战斗史离忧作梗这的确是没错的。

“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我很清楚,不过,一年,一年之后我会再次来向你挑战,那次是公平的比拼,没有任何人干扰,你我决胜负,而赌注,依然是上次那个。”

“那对你有什么好处?”海哲深不明白,“就算你赢了我,也不过是知道凝凝心里的人是谁,并不能得到她。”

“没关系,如果说我以前是过于反感这样的政治婚姻的话,那么现在我就是真心的爱上了凝凝小姐,是发自内心的,为了让她爱上我,我会用她认可的方式来做的。第一步,就是击败你。如果击败了作为她贴身保镖的你,我想我和她一起的日子,相信不会遥远。”

“贴身保镖?”海哲深登时就傻了,他立刻意识到对方是把自己当做了四贵族为了自己家族重要人物的安全而专门设置的保镖。

“我喜欢这个称呼。”凝凝在后面听着两个人的谈话,顿时眉毛都笑开了花,

而莎菀则当着凝凝的面不好发作,心道,“为什么我的海哲深得跟你当保镖。”有了昨天一次单独相处,称呼都变了。

所以说女孩子的想法是在是奇怪。

而前面的两个男孩子不知道后面两位小姐的想法,林倚风并不知道他的随从们准备着手干掉海哲深,如果他知道的话,势必不会同意的。人性并不是天生就是坏的,也不是纯粹的坏,只有在某些情况刺激下或者干扰下,人格产生了偏离才会做出所谓的坏事。在凝凝的问题不成为问题后,事实上林倚风的确有个太子的大度。

莎菀其实就一直担心今天两个男生见面之后万一打架就不好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虽然不像是成了兄弟,但是却至少没成仇家。她终于松了口气。

中午之后,游览的地点是郊外的大碗河,大碗河以水质清澈,唯美甘甜闻名,河中产的大碗虾更是名声享誉世界,林倚风临时决定,把午饭改成了野炊,而地点就选在了大碗河边上,说起来这里离城区是有距离的,不过夏慈然跟随在侧,加上陈无极也在,这倒没让良国的众人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但,真的会是一直保持平静吗?

自然不会,在一行人等做着野炊之时,两公里外的大槐树上,昨日进驻香河旅店中的六人中的一人正拿着望远镜在优哉游哉的观察着。

下面是五个正在吃着军粮的另外五人。

为首的中年人是对上面观察的道,“情况怎么样了?”

“夏慈然亲自带队,四十个人。他们自带的保镖十个,里面好像有个很厉害的。”

“最强的是夏慈然吗?”中年人问道。

“大概吧,有个老头子混在队伍里,好像更厉害。确切的不知道,应该是十一级高手。”

“比夏慈然厉害,难道还会没十一级?”这时,另外一名瘦猴一般的中年人扯掉了兜帽,露出他的一张老鼠脸,对中年人道,“夏慈然是我的了,不过那个老头可能是陈无极,老大你吃得消吗?”

“都是十一级,谁怕谁啊。”中年人笑了笑,看着剩下几人道,“不过,其他的人虽然都不是十一级,但是也绝非好对付的人,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在我和老二纠缠住夏慈然和陈无极的时候,干掉林倚风。”

“我们不是来暗杀的吗?”一个圆脸男子吐出嘴里的干粮,“这可和预先安排的不一样啊。”

“这样更爽快更刺激,不是吗?”中年人呵呵一笑,起身道,“吃好喝好,我们就该出发了。”

却说河边的一行人此时正在兴高采烈的做着野炊,夏慈然是暗中保护的,离得较远,而陈无极是藏身在帐篷后面,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他虽然不喜欢,却不会去干扰,不过对于大碗虾的美味,他也是不得不说个好字。

海哲深完本试读结束。

立群郎点评:

《终极斗气》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终极斗气章节试看:

皓轩阅读网最新小说

  • 你是我的心痒难耐 你是我的心痒难耐
    回国的第二天,姜弥和见面不到两天的男人结了婚。原本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小港湾,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在他身份被揭开的那一天,却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大风大雨。他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睛里面,然后亲手,将她身上的伤疤揭开。雨夜,他将怀孕的她一个人丢在了房子里面。在她带着一身血迹爬到他的面前时,只听见他说了五个字。,他们之间,恩断义绝。...

    作者:六月语现代言情

  • 无敌透视 无敌透视
    家中破产被逼无奈,王峰意外得到透视异能,从此强势崛起,美女,赌石我一眼看透,鉴宝我能断定年代,赌场我更是为所欲为,治病我手到擒来。...

    作者:骑马看花都市异能

  • 逃婚99次:萌宝找上门 逃婚99次:萌宝找上门
    黑夜里,清冷的气息靠近,在她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五年后,两只萌宝找上门来。妈咪,我们来接你回家!一路打怪升级虐渣渣!万般疼爱宠溺甜掉牙!...

    作者:月夜霏晗总裁豪门

  • 美女的至尊高手 美女的至尊高手
    他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他是能让病人起死回生的再世华佗。如今带着一纸婚约重返花都,却是卷入了各种明争暗斗之中。在战场上他是无敌高手,在花都他同样是至尊。...

    作者:扰心姑娘都市情感

  • 重生之毒妃归来 重生之毒妃归来
    轩朝睿王独揽大权,预除掉所有人坐上皇帝之位,母亲皇后更是和当朝丞相勾结,痛恨势力庞大的苗疆巫蛊之家-北氏一族,因北氏一族血脉特殊,睿王为了得到圣女血脉不惜欺骗圣女,圣女失忆被惨遭陷害,临死之际悔恨终生,利用苗族秘法回到过去,一心复仇而来,前世你在我临盆之际剖腹取子,待我重生归来,必让你血债血偿。...

    作者:妖精古代言情

  • 凶神再临 凶神再临
    地下凶神,回归华夏,加入了特殊组织。却因过往的经历,被关入了黑狱。走出黑狱的他,究竟会在都市中,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都市情感

  • 萌宝驾到请签收 萌宝驾到请签收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小包子又怎么会天天惦记着往外跑,竟然还叫她妈咪!他什么时候跟人生过孩子?是了,除了小宝的生母……...

    总裁豪门

  • 冷少的闪婚萌妻 冷少的闪婚萌妻
    一夜醉酒,醒来变身已婚少妇!OMG!她与冷氏的冰山大少素不相识好不好?老天掉的金蛋太大,砸得某女头晕眼花!冷面大少竟然邪佞一笑,“你的青梅就要另娶新欢,难道你不想嫁个比他强的老公?”某女嘴角一抽,关你屁事!冷少美男欺身上前,“那你想不想离婚?”某女拼命点头!“帮我打破一个谣言!”某女兴奋,“什么谣言?怎么破……【本文甜宠加小虐,超腹黑女主脚踩四方,高帅...

    作者:六玥婚恋生活

您的位置 : 皓轩阅读网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终极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