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蜜宠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梅姿傅眀修)-皓轩阅读网

甜婚蜜宠

甜婚蜜宠

时间:2020-11-09 13:35:13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奇热 作者:沐岚主角:梅姿,傅眀修

沐岚的书《甜婚蜜宠》以梅姿傅眀修为中心,主要讲述了:看着好友花痴的模样,不自觉地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勉强稳住心神,她开玩笑的口吻遮掩眼中的涩意:“哦,那你倒是喜欢他的脸,还是喜欢他的钱。”“这又没有冲突!”尤访琴撇撇嘴,用着怨妇的口吻叹息着:“也就是YY一下而已,男神不可能看上我的啦!”“为什么?”梅姿直觉地反问。“我以前和父亲参加舞会的时候见过男神几次,发现男神喜欢的都是那些脸蛋艳丽,身材火爆的女人,像是我这种,男神看都没看过一眼!呜呜!”说到这个,尤访琴泫然欲泣。

偶遇她的情人-沐岚

“啊,对不起!”梅姿赶忙道歉,从手提包里拿出餐巾纸递了上去。

对方却是没有接过去,梅姿感觉到身边的温度猛地下降好几度,空气也变得沉滞许多。熟悉的压迫感让她的心一颤,有些慌乱地抬起头看过去。

俊美的脸庞,紧皱的眉头,抿成直线的薄唇,是傅眀修。

“你……”梅姿不知道是应该说一声好巧,还是继续道歉,男人可怕的沉默和冰冷的视线让她大脑一片混沌。

“明修,你怎么了?快点过来!”就在梅姿犹犹豫豫之间,收银台那边一个女人对着傅眀修招手。

梅姿条件反射看过去,是一个五官艳丽,衣着时尚出挑的大美女。对方招呼傅眀修的神态很是熟稔,带着一点娇嗔和撒娇的味道。

傅眀修也听见了,不再理会梅姿,迎着那个叫唤他的美女走了过去。梅姿傻愣愣地看着,视线不知道怎么地就离不开那个陌生的女人。

傅眀修走过去,女人巧笑倩兮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头更是亲密地靠在他颈窝上。傅眀修很自然地环上她纤细的腰肢,从随身钱包里拿出卡递给收银员。

一直到两人即将离开店面,傅眀修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梅姿的方向看了一眼。梅姿置于身侧的手蓦地握紧,指尖更是深深地陷进肉里。

男人那一眼带着巨大的压迫与凌厉,她知道那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怕是傅眀修担心她又跑去和傅父告状吧,所以才给了她警告的一眼。

苦涩地摇摇头,梅姿低垂下眼脸。

“小梅,你到底在干吗啊,叫你那么多声都不过去!”背后猛地被拍了一掌,尤访琴抱怨着走了过来。

梅姿赶紧摇摇头转过身:“没事,你挑好了吗?”

“这不是等着你帮我挑嘛!”尤访琴也没有多想,笑嘻嘻地指了指试衣间门口。

梅姿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顿时想要翻个不雅的白眼!试衣间门口放着起码不止三个购物筐,而且看模样里面塞得满满的衣服全是尤访琴拿出来的!

接下来将近一个多小时尤访琴都在不断地换换换,而梅姿因为刚刚和傅眀修的偶遇,多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从商场出来天已经快要黑了,不管是尤访琴还是梅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

“我们去对面那个咖啡厅吃点东西吧,那里的披萨可有名气了!”尤访琴一边努力从大包小包里探出头来,一边拉着梅姿向前走。

梅姿手上也帮着拿了不少东西,对于吃她一向不挑剔,因而便跟着走进了咖啡厅。

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咖啡厅,不过可能因为价格的原因所以人不是很多,雅致的厅里错错落落坐着一些顾客,看穿着打扮都很不错。

尤访琴拉着梅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两人放下大包小包,尤访琴又点了些吃的。梅姿甩甩酸痛的双手,打算到洗手间洗把脸。

“你自己去吧!”尤访琴眼里只有披萨,对梅姿摆了摆手。

梅姿好笑,径自起身去了洗手间。不过她很快便后悔了这个决定,在洗手间尽头的走廊,一堆熟悉的身影亲密地搂抱在一起。

是傅眀修和刚刚商场里面的那个大美女。

傅眀修随意地靠在大理石墙面上,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嘴里咬着烟,目光落在咖啡厅外的大片花园中。而那个美女则是双臂环绕在他的脖子上,两人靠得极近,美女嫣红的性感的双唇轻轻在傅眀修脖子上游梭,好似在调情。

梅姿第一个反应就是在傅眀修发现她之前快点躲起来。

可是,她还是晚了一步。就像是有感应一般,傅眀修转过头来,一眼看见了傻愣愣站在走廊另一头的梅姿。

原本淡然的双眉顿时不悦地皱起,傅眀修将嘴里咬着的烟丢进身下的垃圾箱,双手揽过还赖在他身上的美女提脚就走。

只是因为看见了梅姿,原本的随意淡然便消失无踪,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怎么了?”突然被带走的美女有些奇怪地开口,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随性,很是动听惑人。

傅眀修冷漠的声音响起:“见到了恶心的东西。”

梅姿自然明白男人嘴里“恶心的东西”就是指的她,她有些难堪,更多的是受伤。她低着头走进洗手间,从洗手间的镜子中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她忽然想哭。

狠狠深呼吸好几口气,再掬起水洗了个脸,梅姿总算是将情绪平复了下来,面上恢复平时淡然的模样。重新回到位置的时候,尤访琴已经吃饱了,正像只慵懒的猫一般摊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看见梅姿回来了,她微微嘟起红唇:“你怎么上个洗手间上那么久,再不回来我都打算找人去坑里挖人了。”

“胡说八道。”梅姿嫌弃地看她一眼,坐在座位上开始吃东西。

尤访琴一直趴在餐桌山,下巴轻轻抵着手掌,目不转睛地盯着梅姿看。梅姿知道她总爱抽风的毛病,再加上心情低落便懒得理会她,径自将面前的东西吃完。

看到梅姿吃饱,尤访琴总算是开了口:“小梅,你真的,真的,真的不一样了!”

梅姿看着她认真的小模样,觉得有些好笑,便问道:“哪里不一样?”

“性格啊,爱好啊之类的!”尤访琴便撑着脑袋瓜子回想边回答:“最重要的是气质,气质!你知道吗,刚刚看着你吃东西的模样,我都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爱上你了!”

梅姿顿觉汗颜,伸出修长白皙的指尖在好友脑袋上弹了一记:“抱歉,本人女,爱好女。”

“痛!”尤访琴可怜兮兮地捂着脑袋瓜子,不满地哼哼:“我可是有男神的人,才不会真地爱上你!这是比喻,比喻!”

“你男神是谁?”梅姿倒是难得地起了好奇心,似笑非笑地觑了对方一眼。

尤访琴顿时双眼发光:“傅眀修傅大少啊!世上还有比他更帅的吗?就算有也没他有钱!”

梅姿一愣,没想到会提到傅眀修。因为尤访琴和梅霜关系不怎么样,因而一以前也不知道梅霜和傅眀修的事情,后来和梅姿做了朋友,梅姿也没提到过自己的事,所以尤访琴并不知道梅姿就是傅眀修的妻子。

看着好友花痴的模样,不自觉地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勉强稳住心神,她开玩笑的口吻遮掩眼中的涩意:“哦,那你倒是喜欢他的脸,还是喜欢他的钱。”

“这又没有冲突!”尤访琴撇撇嘴,用着怨妇的口吻叹息着:“也就是YY一下而已,男神不可能看上我的啦!”

“为什么?”梅姿直觉地反问。

“我以前和父亲参加舞会的时候见过男神几次,发现男神喜欢的都是那些脸蛋艳丽,身材火爆的女人,像是我这种,男神看都没看过一眼!呜呜!”说到这个,尤访琴泫然欲泣。

尤访琴家境很好,典型的白富美,因而能经常参加上流社会的舞会也不奇怪。但是梅姿倒是第一次听人提起过傅眀修对于女人的偏好,想到今天见到的那个尤物型大美女,梅姿相信尤访琴的判断。

“不过,小梅你倒是很符合男神的审美呢!”尤访琴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梅姿一怔,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及膝铅笔裙。这些都是梅霜的衣物,是梅霜母亲给她的,毕竟她要假扮成梅霜骗过所有人,穿着打扮总不能变化太多。

她忽然想起来以前梅霜的打扮不是这样的,总是扮成清纯无害的模样。只是几年前忽然变了性,开始往成熟妩媚方向打扮,不知道这和傅眀修有没有关系。

梅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站起身来:“好了,天已经黑了,我们也回去吧!”

尤访琴看看咖啡厅外,果然天黑下来了,路边的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来,便也跟着起身:“光顾着聊天都没注意,快点回去,不然得被唠叨死!”

多二十来岁的人了还被父母下了门禁,尤访琴觉得好丢人。

梅姿笑笑,其实她是羡慕尤访琴的,在母亲病倒前也有人倚着门框等待她回家,只是现在母亲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走吧。”梅姿帮着拿起一堆的大包小包,不过因为东西太多,一不小心一个纸袋子掉落了下来,里面的东西往后方掉落。

她们座位的身后是一大片绿色植物,掉落的物件滚进了植被之间。梅姿赶忙起身,越过植被从另一边将东西拿了出来。

不曾想,方才抬起头便撞入一双冰寒的黑眸中,冷意瞬间蔓延全身。

梅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但是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巧。傅眀修和那个大美女竟然就坐在她们身后,仅仅是隔着一大片的绿植而已。

看到傅眀修眼中的怒意,梅姿恍然间想到,对方不会以为她是刻意的吧?这么一想,梅姿赶紧拿着手上的东西走人!

却在走回去的半途上听到和傅眀修同桌的美女开了口,声音很是暧昧:“明修,刚那位小姐手上的东西不会是那个吧,实在是有情趣。”

梅姿奇怪,举起手一看,顿时脸上酡红一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被误会了-沐岚

尤访琴这时候也拿好了东西,看到梅姿古怪的模样有些奇怪:“怎么了?”

“这是什么?”梅姿伸出手,她实在是不记得尤访琴什么时候买了这个。

尤访琴看了看,眨眨眼:“这不是内衣内裤吗?怎么了?”

梅姿看着对方单纯的模样,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这哪里是什么内衣内裤,分明就是情趣内衣好吗!可是尤访琴被父母保护得太好,这些个东西不认识也很正常,所以梅姿选择了沉默。

可是,想到刚刚傅眀修落在她手上东西上的目光,她的头皮还是不由得一阵阵发麻。

尤访琴住的地方距离商场很近,不过是十分钟不到的脚程。看到她东西这么多,梅姿自然是帮着一起拿了回去。

一路上尤访琴心情很不多,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但是梅姿的心情就可以用生无可恋来形容了,她一直都在想傅眀修看到她拿那种东西会怎么想她,越想越觉得前途黑暗。

送尤访琴回到家和她道了别,梅姿一个人慢慢地在小区小径上走着。这是一个高档小区,尤访琴离家之后她的父母便给她在这里买了房,能在这里住的自然都是有钱人,因而治安也很好。

走着走着,忽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梅姿身子一僵,第一件事就是找了颗大树躲起来。

几步开外,清幽的月光下站着一对拥吻的男女,男的俊美得颠覆众生,女的艳丽逼人尤物一个,画面很是和谐。但是梅姿却感觉刺眼极了,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衣领,面色微白。

约莫两三分钟,傅眀修和那女人分了开来,对着对方慵懒地挥挥手。美女笑了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便提着东西上了楼。

梅姿躲在树后一动不敢动,生怕被傅眀修发现。今天每次都巧合地遇见,傅眀修已经心有不悦,如果此刻再让他看见她,那就坐实了她可疑跟踪他了。

毕竟,就是梅姿自己也不相信这么多的巧合。

就在梅姿紧张万分的时候,傅眀修忽然冷冷地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阴冷的眼神让梅姿呼吸身子一僵,害怕到连呼吸都忘记了。

幸好,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很快男人便收回眼神转过身去,向着小区门口走去。

梅姿大大地舒了口气,这才发现她差点自己把自己憋死。她目送着傅眀修离开,看到对方从口袋拿出了电话,不知道在和谁说些什么。

突然,傅眀修的脚步一顿,气急败坏地将手机丢进口袋,转身大踏步向着梅姿的方向走来!男人脸色黑得可以,双眼中暴怒的火焰简直能将人灼伤!

梅姿很确定对方是直直盯着她的方向的,而且目的地很显然就是她所躲藏的位置。不用说,男人就是来找她的。

明白过来的梅姿猛地站起身,向着身后的方向逃跑!

“给我回来!”傅眀修脚长手长,梅姿哪里是他的对手,还没跑两步就被抓住。

因为用力过度,梅姿一个没站稳跌落在了小径边上的草丛里。草丛很柔软,她倒是没有摔疼,但仍是惊惧地坐在草地上一步步后退。

此时傅眀修的模样与之前那两次一模一样,梅姿毫不怀疑他会再次那般对待自己。

这里虽然幽静,但是毕竟是在外面,他不会的!

心怦怦跳个不停,梅姿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傅眀修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梅姿:“你还真是厉害,现在还给我学会了玩跟踪,跟了我一个下午了还不够,竟然暗地里还给爸爸打电话告密,你行啊你!”

什么告密?梅姿一脸茫然,她确实猜到傅眀修会误会她跟踪,但是告密又是怎么回事?

傅眀修看着她睁着一双眸子的模样,忽然笑了一声,只是笑声很是短促,停止的时候如同笑的时候一般突然:“你装纯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了,就是靠着这个模样把爸爸哄的团团转的吧,让他逼着我娶你……”

说到这里,他的深情有些恍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表情悲怆又寂寥。但是很快他便回过神来,看向梅姿的眼满是狠戾。

梅姿对于梅霜与傅眀修的事情知之不多,现在听到傅眀修说是梅霜利用傅父逼迫两人结婚的有些愕然。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梅霜又要找自己代嫁呢?

“我没有告状。”最后,她只能这么回了一句。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会再相信。”傅眀修忽然俯下身子,灼热危险的气息拂在梅姿纤细白皙的脖颈之上:“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如果你这么享受我给你的,那么我会更加努力地招待你!”

“不!”梅姿吓坏了,拼命地摇着头:“不!你不会这样做,这里是野外,会有人,你不可以这样做!”

“装什么装,你这种女人不就是喜欢这种刺激吗?”想到今天在咖啡厅看见梅姿手里拿着的东西,傅眀修的脸色更冷了,微微眯起了眼睛:“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只会一次比一次多,绝对能让你满意。”

男人的话一说完,梅姿马上感到身上一凉,低头一看,男人已经将她胸前的扣子悉数扯落!

“你放开我!”因为巨大的惊惧,梅姿眼角甚至闪现泪花,她疯狂地挣扎着,用尽一切力气对着身上的男人抓,踢,咬!

不能在这里,不能在这里!她的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

只是,傅眀修从来都不是她能抗拒的,她所有的挣扎在傅眀修眼里都显得弱小而可笑。傅眀修冷眼看了一会儿,很快便伸出手狠狠将身下的女人禁锢住,眼神冷酷而暴虐。

“唔!”

梅姿蓦地张大嘴巴却是没有发出声音,身子因为疼痛绷得笔直。傅眀修这一次给予她的疼痛比上次更甚,她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

身子疼得几欲晕倒,同时更是惊惧被人发现,梅姿痛苦而害怕地承受着一切,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惊惶。身上增添了一道道的伤口,有的是被男人刻意留下,有的是被身下的石子磕伤。

一次一次的凌迟一般的痛苦好似没有止尽,本以为会晕过去却被下一次的疼痛惊醒,梅姿双手死死掩住嘴巴,眼睛无神地盯着天上散落的几颗星星,祈祷着残忍的酷刑快点儿结束。

当傅眀修放开她的时候,梅姿已经像是一片破布丢丢落在草地上,浑身青紫看不见一点完好的肌肤。她想要起身,却是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明天玉柳就会搬去和你住,希望你们相处愉快。”相较于梅姿没有一片完好的衣物,傅眀修身上仅仅是微微有些凌乱而已,他一般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梅姿睁大眼,玉柳?

傅眀修讥诮地勾起嘴角:“就是你找爸爸告状说的那个野女人,你今天见过不止一次不是吗?”

是她?她要住进来?

梅姿想要问为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作罢。傅眀修要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她多嘴的余地,问再多也只会得到更多的羞辱。

“你尽可以再找爸告状去,不过他老人家出差去了,你的靠山自然也没了。”耸耸肩,傅眀修打算离开:“而且,我最是厌恶你总是拿爸来压我,所以,再有下一次,我只会让你你比这次更加生不如死。”

虽然父亲要求他和凤玉柳分手,但是在父亲回来之前他没有必要马上执行。想到凤玉柳的个性,他冷冷地勾起嘴角。

他应该可以摆脱梅霜这个该死的女人一阵子了。

傅眀修离开后,梅姿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幸好,今天逛商场的时候尤访琴硬是闭着她买了件衣服,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将新衣服的标签剪掉换上,梅姿挪到草地上边上的长椅上坐下。直到力气恢复了些,身子也没那么疼了,梅姿才起身回家。

第二天,正如傅眀修所说,那个叫做凤玉柳的女人搬进了别墅里面。

“你好,以后多多关照。”凤玉柳对着梅姿伸出手,一双勾人的丹凤眼微微挑起。

梅姿没有伸出手,而是淡漠地转身对管家吩咐:“给这位小姐收拾个房间。”

管家闻言也没有多问,马上上二楼收拾房间去了。

凤玉柳耸耸肩收回手,将行李箱丢在一边后便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我们昨天见过,不过那时候我可没想到你竟然会是明修的妻子。”

说到这里她上下打量了梅姿几眼,轻笑出声:“还真是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梅姿并不愿意理会她,在她的眼里她是什么样的人她也并不在意,因此她点点头便要离开:“是吗?我还有事,先走了。”

凤玉柳却叫住了她:“等一下,你先帮我把行李箱搬进房间再走吧。”

梅姿顿住脚步,柳眉蹙了蹙。刚刚看对方的模样还以为以后可以相安无事,现在看来她还是想得太好了,人家这是玩的先礼后兵。

梅姿,傅眀修完本试读结束。

半双大叔点评:

《甜婚蜜宠》是由沐岚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现代言情小说,人物梅姿,傅眀修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甜婚蜜宠章节试看:

皓轩阅读网最新小说

  • 我以情深慰余生 我以情深慰余生
    相亲遇到高冷上司,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暗恋我多年……...

    作者:沈清欢现代言情

  • 重生之农女当家 重生之农女当家
    重生成任人欺辱的小白菜?不要紧!林婼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待她好的,她珍之重之。谋她害她的,她也要十倍百倍还回去!且看现代女白领如何在古代种田置产,发家致富,顺便拐个相公生几个娃~...

    作者:在水之湄穿越重生

  • 总裁请开车 总裁请开车
    一夜迷情,南蔓清惹上了那个神秘高冷的男人。什么?什么?他竟然是自己背后的大老板?!“袁纵,你走开,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南蔓清只想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远的。“我的女人,谁敢碰?”袁纵大手一伸把她捞入怀中,霸气宣布。...

    作者:拂晓总裁豪门

  • 你我的从始至终 你我的从始至终
    爱他十年,她付出了一切,换来的是女儿活活烧死在大火之中。他的无情冷漠,不惜亲手将她送入监狱。逼迫她签下离婚协议,更将女儿的死推到她身上。后来,她当着他的面,自杀了。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从始至终错的人,是他!最终,他唤不回她的一个原谅,永远活在孤独之中,自我惩罚……...

    作者:春雷炮总裁豪门

  • 余生有泪思年华 余生有泪思年华
    被最爱的人厌恶,是什么感觉?林星白想,没有比她更有体会了。自从爱上了傅云期,她的一举一动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成了他厌恶她的理由。她因爱无数次妥协,他却以爱为匕首,一刀一刀,刺的她的心鲜血淋漓。直到她葬身在蔚蓝色的大海中,傅云期才幡然悔悟,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错怪,他早已爱她如骨。...

    作者:北野现代言情

  • 幸得星光与你 幸得星光与你
    为了给未婚夫复仇,我潜入蔺家,成为了蔺先生的保姆和情人。...

    作者:鹤呈现代言情

  • 终极斗气 终极斗气
    海哲深被送到九州战斗学院学习,巧合之下,得以拜燕离忧为师,之后因为一些巧合又认识了间冧友,性格有点清冷的云薄霜。而与此同时,早已潜伏在天皇城的徐家却是有一个惊天大阴谋...

    作者:冷刃玄幻奇幻

  • 一宠到底:爵爷,别急啊! 一宠到底:爵爷,别急啊!
    黑暗中,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宾利车快速行驶而过划破了夜色的宁静。宾利车内,沈泽急得满头大汗,不时看向后座上那气场冰冷而又强大的男人。“抓住这个臭娘们,别让她逃了!”...

    作者:原色总裁豪门

您的位置 : 皓轩阅读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甜婚蜜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