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隋风云(主角张青仁 秦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皓轩阅读网

盛隋风云

盛隋风云

时间:2020-10-30 18:41:18 分类:历史军事 来源:掌中云 主角:张青仁, 秦嶷

主角是张青仁 秦嶷的小说盛隋风云,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过了片刻,邱瑞将银针收了,看着秦嶷笑道:“看你年纪轻轻,想不到竟然有这般能耐,让那个一贯目高于顶的杨师仁都对你敬佩不已。”秦嶷脸上微红,道:“我年轻气盛,倒教昌平公笑话了。”邱瑞摇了摇头,道:“别一口一个‘昌平公’叫着,听了好不自在。我看我比你痴长几岁,你若不嫌弃,便喊我声邱大哥,如何?”秦嶷道:“那倒是在下高攀了。”邱瑞笑道:“听你口音,似是山东人。”见秦嶷不反驳,续道:“孔孟之乡,就是客套。”随即眉头一抬,看了秦嶷一会,道:“贤弟可是姓秦,单名一个‘嶷‘字?”

盛隋风云第7章试读

杨素眼见杨爽追逐秦嶷远去,突然感到十分的懊恼。

他自负戎马一生,手上这一对“双凤刀”不知饮了多少好汉的鲜血,只是,今日在这个年轻人的手底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如何不使他懊恼?

但这也只是一忽儿的念头,他此行前来,乃是救驾的。既然刺客已经被逐退,那自己自然可以抢入宫中,以表自己忠心护主之情。当下拔步往里走去。

“皇上,您受惊了。”杨素双膝跪倒,向杨坚叩安。

“清河公(杨素爵位清河郡公),快快请起。”杨坚道,随即转向身旁的独孤皇后道:“危难之际,方见忠臣啊。”

独孤皇后微微颔首,道:“陛下得此忠臣,实江山社稷之幸,天下万民之福,陛下当好好嘉奖清河公才是。”

杨素听了此话,连忙回答道:“皇上美誉,娘娘谬赞,臣愧不敢当,皇上可龙体安康,臣便心满意足了。”

杨坚微微一笑,不再答话,便看了杨素一眼,奇道:“清河公,你为何如此狼狈?”

杨素“嘿嘿”一笑,道:“臣……”正欲说完,却陡然想起杨爽的嘱托。他自知杨坚待杨爽这个异母兄弟胜过一切,若是如实禀报,只怕要惹杨坚不快,甚至责备自己不随杨爽帮忙,于是连忙把话收回,改口道:“臣见宫中起火,担心皇上安危,故慌不择路,在路上摔了几跤,所以如此狼狈。”

杨坚见他微微迟疑,只道是他一时不好意思开口,故而笑道:“朕有此般忠臣,天下何愁不定?”顿了一顿,道:“清河公可知皇宫因何失火?”

“这……”若依实话,杨素自然得知,但前番话已出,更不能翻盘改口,否则那欺君之罪便落实了,杨素想了一番,道:“这长安城年久失修,加上如今天气大旱,西风正盛,失大火不足为奇。”

杨坚点了点头,道:“那依清河公之见,当如何是好?”

杨素连忙跪了下去,道:“臣不敢揣测圣意!”

杨坚摇了摇头,道:“清河公言重了,你我情如兄弟,何用如此,但说无妨。”

杨素站起,欠身道:“臣以为,皇上改元天地,当万物更新,不如新建一城。”

杨坚点了点头,道:“不错,朕也曾考虑过,不过如今天下未定,民生未息,我如何可劳民伤财?”

杨素道:“臣出此主意,引圣上误国,请圣上降罪。”

杨坚道:“不然,如今皇宫大火,再一城却不算大兴土木。就这么办好了,改日让宇文恺择地择时再建一城池。”

“嘣”,枪尖在杨爽咽喉前一寸处停了下来,本来被秦嶷晃动而产生弯曲的枪杆也瞬间崩直。

杨爽因绝望而闭合的双眼睁开,盯着那在自己颌下兀自颤个不停的枪头,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招就是‘五展梅’吧。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翻天枪’?我更是不明白,如此重的大枪,又如何能抖出花来?”

秦嶷道:“我说了,只要你打赢我,我就合盘托出。但如今你已经输了一场,还打吗?”

杨爽轩眉一挺,道:“如何不打?只不过刚才我先进招,现在,该你了!”

秦嶷笑着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说话间已将长枪收回,继而前手如环,后手如锁,又是一击“中平枪”。

杨爽顿感无语,只得用力举刀,用刀杆往上一磕秦嶷的枪头。“铛”的一声,双枪交击发出一下嘹亮的金铁交鸣。杨爽大骇,因为他发觉秦嶷这一枪看似来势汹汹,其实际的力道却并非想像般中的狂猛,相反的竟是轻飘飘、虚荡荡毫不受力。全力准备的一击用到了虚处,那难过的感觉令他几乎吐血。

这似是完全不合情理,但却又是最合情理。枪法之道,“有虚实,有奇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秦嶷这式“伪中平枪”,实是将枪法中的虚实之道发挥得淋漓尽致的颠峰力作!见对手中计,秦嶷乘胜追击,借势变招,双手交错,扳枪头献枪纂,那六寸左右的锋利三棱尖锥斜斜的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只向杨爽的小腹。

杨爽见状大惊,连忙强自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使一式“推窗望月”,刀柄倒旋,架住枪攥,拦住秦嶷的攻势。

秦嶷的枪法连环一气,见对手封架,招式再变,枪尾回收,枪身“拦腰锁玉带”水平扫出,扁平如剑的枪锋切割对手腰肋。

杨爽见来枪疾如闪电,手中长刀已不及翻转招架,连忙在马上一仰,上身平躺到马背之上,双手推举,将刀杆一横。秦嶷大枪上的凤翅便在杨爽的刀背上掠起一缕火花,而那冰寒锋利的枪刃就在他鼻尖上数寸处险险掠过,惊得他后心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两马交错而过,杨爽暗叫一声“惭愧”,眼见自己的压箱底的绝技几乎尽数拿了出来,但这第二阵的三十多个回合却是丝毫没有对秦嶷造成压力。

“看来,只有出绝招了,可是……”杨爽摇了摇头,把杂念抛出脑外,随即拨马回转,向秦嶷全力冲去。

杨爽忽地将长刀一抡,由右下方往左上方劈去,而此时,两马相距尚有将近两丈,他这一劈自然是落空了,但杨爽却没有停手,反而继续向上向后发力,竟然将长刀在肩背后滚过了一个大圆,随即左手脱离缰绳,向右肋下一探,将旋转了一圈的刀柄牢牢抓在手里,用力向左上方一提,而右手按刀杆,尽全力托刀上举,又复从右下方上劈秦嶷。

从斜下方的上撩刀力道本小,但杨爽这滚背一抡,登时将大刀的力度与刀势提升了三倍。而这一招,正是他叱咤江湖,所向披靡,折尽无数英雄的绝杀技——“滚背连环刀”。这一式,与“春秋八刀”中的“钓鱼环”、“拖刀计”两式并称“三霸刀”。

秦嶷自然识得厉害,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将长枪一按,去压制那开山破海的一刀。

杨爽的“盘龙越云刀”本重五十一斤,这样一劈,力道直在千斤之上。双刃相交,只听见“咣”的一声巨响,秦嶷顿觉一股平生从未遇见的大力袭来,身子顿时被震的往上一抬,连忙双腿发力,箍紧马腹。然后力生脚底将,发于腿,展于腰,施于肩,通于臂,出于腕,似是霸王举鼎,恰若孟贲分牛。将全身之力加注在枪杆上往下一压。却只见秦嶷手中的大枪枪杆登时弯若弯弓。好在他的枪杆乃白腊杆所制,柔韧性颇好(否则焉能甩动枪头,使出枪花?),一弯之下,立刻崩直。但这一崩之力,何等巨大?再加上杨爽那千斤余重的刀势,秦嶷手中的长枪把持不住,登时被震飞了出去。只是他的长枪枪杆分做三节,各有凸起,方能抓住枪杆末节,硬生生的将枪拽了回来。而他座下的黄马,却在一击,一箍,一压之下连声嘶鸣,显然颇是吃力。

杨爽一招得手,不再迟疑,将举过头顶的大刀翻了半番,刀锋向下,一刀往秦嶷顶门砍去。

“滚背连环刀”自然不是单单滚背而已,滚背一刀,只是破去对方的守势,而杀招却在这连环上。

秦嶷急忙将大枪撤回,横枪一架,架住那来势凶猛的一刀。双兵相交,却只见秦嶷双臂一弯,长枪竟似把持不住一般。杨爽见状大喜,便将连环刀使开,劈、砍、撩、挂、扎、扫、抹,一连七刀,直迫得秦嶷牙关紧咬,连连败退。

杨爽见此形势,不禁大喜。但这一式“滚背连环刀”的效果,比之前预想的好了近半,杨爽却是不解。

杨爽自然不知,刚才他迫于形势使出的那一招”滚背连环刀”之所以威力惊人,盖因人在危急之下,才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想来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性命悠关之际往往都可力托千斤,更何况是杨爽这种天下数一数二的良将。若依平日,这一刀力道最多不过千斤,而方才那迫于形势,成败在此一举,因而爆发的一刀,其力道何止三千斤!这么大的力道,便是合抱粗的大木,也要断成两截,更不要说一个人了。若非是秦嶷,只怕别人受了这一招,早已经枪断臂折,魂飞魄散了。

杨爽只怕是秦嶷作伪,忙将大刀一提,又复一刀向秦嶷顶门砍去。这一次,杨爽运足了力气,比连环刀的第一刀威力更是巨大。秦嶷只得再将长枪一架,却只觉双手一痛,虎口竟然震开了。鲜血喷涌,瞬时已流至手腕。

秦嶷力有不逮,一招失算,双手虎口被震的鲜血长流,想来再无胜理。

不知杨爽又将对他如何处置,后文自有分晓。

盛隋风云第8章试读

秦嶷忍痛将双臂一曲,然后尽力一震,方才将长刀震开,然后立即抽枪,以枪杆向杨爽猛磕一下。杨爽连忙一架,却谁知秦嶷此招乃是虚招,杨爽一架之际,秦嶷便左手提缰绳,双腿夹马肚,拨马回返。杨爽此刻已尽占上风,焉能让他逃走?于是拍马舞刀赶去。

越云驹是匹绝世神驹,速度之快,绝非秦嶷的那匹黄马可及,眼见两马越来越近,杨爽忽然想起秦嶷前番使出的那招“五展梅”,暗道:“此人必定识得罗子延,而且定然会‘翻天枪’,须得小心他那‘回马绝命枪’!”想到这里,连忙将长刀虚提,暗自保护好了咽喉前胸等处。

不一会,越云驹便已经追到秦嶷的马后,已成“马首衔马尾”之势。却丝毫不见秦嶷,有所动作。杨爽暗想:“莫非他并不会这一招‘回马枪’?”正揣测间,却见秦嶷动了,只是并不是如杨爽所预想那样勒马磕蹄,返身献枪,而是双脚一踏马蹬,随即飞身在马鞍上一点,一个“旱地拔葱”窜上半空,然后回身一枪,自上往下,往杨爽额头刺去。

“这……”杨爽浑不知秦嶷竟会来这么一招,一时间竟无法避让,只觉对手的大枪在视野中不断放大,到后来直如擎天巨柱般轰然压下。心中虽然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心志被夺后产生的幻觉,却偏偏再兴不起丝毫斗志,只得瞑目待死。而自己也似乎看到了被长枪一枪刺入头颅的自己。

秦嶷不知为何,却猛然将手一抖,那大枪便往上偏了几分。却还是“噌”的一声,将杨爽头上的发带挑断了。而秦嶷却重重的落在马上,他落足不稳,踏得偏了,眼见便要摔倒在地,忙用掌中长枪一支,翻身落在地上。

“吁”,杨爽勒马止步,然后翻身下马,任由一头长发垂下,来到拄枪而立的秦嶷身旁,一揖到地,道:“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秦嶷脸上暗显蜡黄,摇头道:“杨将军刚才使得好刀法,方才那一阵是你赢了,我也当遵守诺言,由你抓回去。”随即将手中枪抛在地上,朝这发着呆一脸迷茫的杨爽说道:“怎么了?刚才说的话这么快就忘……”话刚刚到这里,就是一阵猛咳,连口中都喷出血来。

杨爽见状,连忙扶住秦嶷,道:“朋友,你怎么了?”

秦嶷笑道:“我不是说,刚才那阵,是你赢……”说罢,两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杨爽连忙试了试他的气息,然后又试了试他的脉搏,却发现他气息混乱,脉搏亦是时疾时缓,显是受了颇重的内伤。

“当真奇怪,他怎会受如此重的内伤?”杨爽心中疑惑不已,忙将秦嶷放在马上,自己则牵着两匹马,走回长安城去了。

“咝”,秦嶷醒来,刚想撑起双臂,从床上坐起,却冷不丁的感到一阵剧痛。

“喂,有人吗?”秦嶷躺在床上,大声呼喊。他只记得,自己和杨爽刚刚打完第二仗,就昏了过去。

打量着这间屋子,虽不甚大,却有丝古香古色,看起来颇有年头了。

“这莫非是杨爽的家?”秦嶷一阵心惊,暗想:“如果让杨坚得知,那我这小命岂不是交待了?”却随即转了转眼珠,想到:“杨爽若要杀我,何须救我回来?秦嶷啊秦嶷,你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咯吱”,暗黄的桃木门被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过来。秦嶷不知睡了多久,见了那因开门而带入的阳光,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等那人走到跟前,才看出是名丫鬟。

那丫鬟见他双目不停的打量着房子,知道他已经醒来,忙说道:“公子,你醒了?”

秦嶷含含糊糊的“唔”了一声,问道:“叨扰姐姐一番,不知这是哪里?”

丫鬟奇怪的睁大眼睛,盯着秦嶷,半晌,说道:“公子不是将军的朋友吗?怎么不知这是将军府上?”

秦嶷听了,却是一头雾水,暗自思量:“这是一将军府邸,那定不是卫王住处了,却不知是哪个将军。”当下只得含糊的回答道:“还劳烦姐姐走一遭,请将军过来。”

丫鬟道:“公子客气了,何敢谈‘劳烦’二字?”说罢,便返身出了房屋,顺手将房门带上了。

不多时,房门便又被打开,随即一人缓缓的踱步而入,到秦嶷床前驻足,然后回首对门口的丫鬟说道:“将门掩上。”

当他回过头来,秦嶷方才看清那人的面容。亦是长眉入鬓,虎目炯炯。年纪在三十岁上下。棱角分明,刚正不阿的英伟之下裹着一团和气。

秦嶷看了一眼对方的面容,大脑搜索了一番,毫无所获,只得问道:“你……”

“我叫邱瑞。”那人似是洞察了秦嶷的心思,抢先答道:“是卫王带你来的。”

“你就是昌平公邱梦龙(邱瑞字梦龙)?”秦嶷有些惊讶。

“如假包换,”邱瑞笑着答道,“怎么,不像?”

秦嶷道:“与想象中有些不同。”

邱瑞奇道:“哦,说来听听。”

秦嶷略一思索,道:“听闻昌平公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当年随北周武帝攻北齐,人虽年轻,治军极严。想来应该是个冷冰冰的石头,却没想到你这么随和。”

邱瑞笑道:“正是长了这么张随和的脸,加上这个随和的脾气,那一众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就喜欢拿我当和事佬。”顿了一顿,续道:“师仁(杨爽字)打伤了你,心里过意不去,就把你送到我这了。一来他府上眼线众多,怕暴露了你的行踪。二来则是让我劝劝你,让你消消气。三来就是让我这点粗浅的医术给你治治伤。”说罢伸手将秦嶷双臂一抬,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包银针,取出两支,在左右腋下的肩贞穴各扎了一针,秦嶷衣裳未脱,但邱瑞银针认穴却是丝毫不差。而他所谓的“粗浅的医术”当然是自谦了。

邱瑞道:“你双臂受到了数千斤重的冲击,所幸你天生神力,又兼功力深厚,故骨肉并无大碍,只是手太阳小肠经受到了些损伤,我已帮你封了三次穴位,再封两次也就差不多了。”

过了片刻,邱瑞将银针收了,看着秦嶷笑道:“看你年纪轻轻,想不到竟然有这般能耐,让那个一贯目高于顶的杨师仁都对你敬佩不已。”

秦嶷脸上微红,道:“我年轻气盛,倒教昌平公笑话了。”

邱瑞摇了摇头,道:“别一口一个‘昌平公’叫着,听了好不自在。我看我比你痴长几岁,你若不嫌弃,便喊我声邱大哥,如何?”

秦嶷道:“那倒是在下高攀了。”

邱瑞笑道:“听你口音,似是山东人。”见秦嶷不反驳,续道:“孔孟之乡,就是客套。”随即眉头一抬,看了秦嶷一会,道:“贤弟可是姓秦,单名一个‘嶷‘字?”

秦嶷奇道:“邱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邱瑞笑道:“我看你的座骑上挂有一对金装锏,锏柄低端均镂刻着一个‘秦’字,又见你那杆长枪枪攥上篆着一个‘嶷’字,故如此猜测。”

秦嶷笑道:“邱大哥好眼力,我正是姓秦名嶷,字仲敬。”

邱瑞道:“那我再猜一猜。你姓秦,使得是双锏,听师仁讲,你枪法的造诣亦可说是独步天下。那我猜你就是创立‘七十二路绝命锏’的秦家人。你父亲就是当年北齐的左武卫大将军秦旭。你的枪法,也便是从幽州罗艺罗子延那里越来的。”

秦嶷点了点头,道:“邱大哥果然厉害。猜的不错。我父亲……”说到这,他突然言语一哽,停顿了下来。

邱瑞突然想起秦旭早已身故,知道自己方才那句话引起了秦嶷的伤心,忙道:“我一时口快,惹得贤弟伤心,还请贤弟见谅。”

秦嶷摇头道:“没事。我还经得住。”

邱瑞笑道:“却也难怪,我说你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敢跑到大内去烧皇宫。”

秦嶷双目一怔,半晌,答道:“你知道了。又是杨爽告诉你的?”

邱瑞道:“别担心,我们几个兄弟之间是没有秘密的。但对外却是守口如瓶。就算是对皇上,我们也是不该说的就不说。”看见秦嶷一脸愁容,邱瑞道:“你放心,前日的皇宫大火已经让处道(杨素字)兄推到干燥的天气身上了。皇上也没追查下去。”他“嘿嘿”一笑,道:“其实皇上早就想换地方住了,只是他怕刚刚即位就大兴土木,百姓说他劳民伤财,所以一直没敢打这主意,现在你帮他把皇宫烧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秦嶷听了此话,惊的目瞪口呆,道:“听说邱大哥你忠君体国,想不到却也有腹诽皇上的时候。”

邱瑞道:“这有什么,皇上未即位时,我们便总是在一起插科打诨。只是现在他是皇上了,有些话不能像以前那么放肆了,只能憋在心里,闲来无事才自言自语解解气罢了。”言语之中,颇有些落寞,“自从皇上即位,他变了许多。人也渐渐的猜忌起来。我们对他有许多谏言,但是却不敢说给他。不过,好在还有个杨师仁。”

秦嶷听了,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年我与高纬也算是熟悉,他本来很有文采,也信得忠言,但继位以后,却时刻保护着自己的皇位,生怕别人抢走,所以忌害忠良,先杀斛律光,再诛兰陵王。其实若是这二将不陨,四年前的周齐之战,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如果杨坚也是如此猜忌,那倒不用我出手杀他了。”

邱瑞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却是不发一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青仁, 秦嶷完本试读结束。

朱莉小公主点评:

《盛隋风云》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盛隋风云章节试看:

皓轩阅读网最新小说

  • 邪王妖妃:全能炼丹师 邪王妖妃:全能炼丹师
    她,特种兵7部天才军医,人见人怕,鬼见鬼嫌的女汉子,却因为研究室一个小小爆炸,穿越成了异世大陆有爹不如没爹的可怜嫡女。从此,医毒双绝,神兽追随,名震整个大陆!天赋废柴?穴道解开的那一刻,就注定要亮瞎一群狗眼!被弃退婚?她叶晓玥前世今生,都只有她抛弃别人的份!但是那个什么皇子,你不要刚一见面就这么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好么!相貌妖孽身份尊贵天赋超绝演技居然还这么逼真,这实在是不科学!...

    作者:风车茉莉穿越重生

  • 绝美总裁神兵卫 绝美总裁神兵卫
    一代杀神兵王复仇归来,掀起腥风血雨。他身负强悍武力,手揽绝美总裁,拳打嚣张纨绔,所向披靡...

    都市情感

  • 仙帝卓不凡 仙帝卓不凡
    三百年前,弃少卓不凡遭人暗算抛入大海,幸好遇到师尊君河仙尊路过地球,带他离开地球在星际修真,横扫寰宇!三百年后,卓不凡渡劫失败,带着强势绝伦姿态重生回都市少年时代,拳镇山河,拾补遗憾……面对在家族受尽屈辱的母亲,豪雄王侯的挑衅,他发誓今生定要让世界臣服脚下!...

    都市异能

  • 曾经沧海难为水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司少洲亲手将她父亲送进监狱的那天。她于断崖自杀。世人皆闻,司少洲与发妻不睦。他拿枪指着她的父亲,逼她自毁双目。后来那司少洲因发妻之死发了疯的事情,人尽皆知。一朝重生,他于她床前自挖双眼,想用他的命换她的心。秦南汐却只冷道一声:滚!...

    作者:春雷炮穿越重生

  • 甜宠鲜妻:冷少求放过 甜宠鲜妻:冷少求放过
    六年前她毫无征兆的不辞而别,六年后,他如同来自地狱的嗜血修罗,紧紧的扼住她的脖子,高大的身形,过近的体热,压迫着她所有的感官神经,他幽深的眸光黑亮逼人,他缓缓地低过头,俯身在她耳边沉吟,“简若汐,这一次就算挫骨扬灰,我也不会放过你。”这是一场情感的救赎,正在悄悄的拉开博弈的序幕……...

    作者:慕阳总裁豪门

  • 妖妃要逆天 妖妃要逆天
    锦雨婷一直以来都被多个男人喜欢,洛辰轩,洛辰殇,那些过去的往事终成过去,那些过去的情感也终成过去,锦雨婷这个来自21世纪的女孩这一刻感到了真正的温暖,她突然觉得他一直寻找的依靠就是洛辰炎...

    作者:香倾穿越重生

  • 绝品天君 绝品天君
    无敌的一代天君,重生到了一个植物人身上,发现有个漂亮老婆。...

    都市异能

  • 入骨缠绵:老公大人请低调 入骨缠绵:老公大人请低调
    渣男光明正大带着小三入门,婆婆只想要小三肚里的孙子,小三不仅登堂入室还要夺走她的一切!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面对是这样一些禽兽不如的东西。打小三,战婆婆,踩渣男,她为自己愤然而起。她满身尖刺,面对所有的风霜雪雨,然而有个男人突然把她护在身后,纵容她,宠着她,把她捧在心尖上:“我的女人不必亲自出手。”...

    作者:顾小北总裁豪门

您的位置 : 皓轩阅读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盛隋风云